自然手記(003) 有誰知道蝗蟲的飛航路線?

那一天,摩西照著上帝的吩咐,舉起他的杖,伸向埃及地,結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只是吹了一整天的東風。也許埃及法老王與百姓都笑道:「吹這種風,算是上帝審判的作為嗎?」隔天上午,東風還是持續吹,祇是,吹來了一大群的蝗蟲。

The Eight Plague: The Plague of Locusts, illustration from the 1890 Holman Bible
The Eight Plague: The Plague of Locusts, illustration from the 1890 Holman Bible

那一天,摩西照著上帝的吩咐,舉起他的杖,伸向埃及地,
結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只是吹了一整天的東風。
也許埃及法老王與百姓都笑道:「吹這種風,算是上帝審判的作為嗎?」
隔天上午,東風還是持續吹,祇是,吹來了一大群的蝗蟲。

早期的中國人,認為對農作物最大的蟲害,是蝗蟲成群的前來。中國以皇帝最大,所以在虫字邊加上「皇」,就成「蝗」。早期的希臘人也注意到蝗蟲,看蝗蟲善於跳躍,稱其locust,意即跳躍,這字用到今。蝗蟲遷移時,超過幾百萬隻的蝗蟲,有條不紊地分批騰空飛翔,是自然界令人驚訝的現象。牠們當中沒有一隻決定方向,叫其他的蝗蟲遵從。沒有一隻決定路徑,讓其他的蝗蟲跟隨。沒有一隻決定目標,要眾蝗蟲都朝那裡去。人類始終沒有蝗蟲這種的本領,以致政治要有領袖,企業要有老板,娛樂要有明星,黑道要有老大,賭博要有組頭,立法要有黨鞭。

蝗蟲的飛翔本領

蝗蟲大都住在乾燥的地方,只有一年的壽命。於1月出生,2至5月長大,6月飛翔,10月交配、產卵於土中就死亡。蝗蟲的種類並不多,但是在世界上分佈很廣,歷史上各地都曾發生蝗災。數千年來,人類竟然對付不了這種只活一年的昆蟲,實在有一點窩囊。

Desert-locust-taking-off-from-branch
Desert locust taking off from branch, from http://www.arkive.org/desert-locust/schistocerca-gregaria/

平常蝗蟲移動的方式是跳躍,六月的蝗蟲已達「脫變後期」(last moult),外皮角質層穩定。此時,在乾旱、炎熱的地方,熱氣自地表上騰,蝗蟲張翅一躍,躍入上騰的熱氣之中,能夠上騰到2000公尺的高空。蝗蟲在空中也能飛翔,其飛行的速度每小時約4-5公里,若加上風速,蝗蟲能夠一天之內,由北非的摩洛哥,移動到西歐的葡萄牙;或是由沙烏地阿拉伯,橫越波斯灣,飛到埃及或蘇丹。

少有昆蟲,有蝗蟲這種高空長途飛行的本領。關鍵在,蝗蟲的翅膀能夠張得很開;頭上的觸鬚對風速與風向,有高度的敏感性;三角形的額頭,能夠減少抗風的阻力;腳能在不同的方位垂擺,保持飛翔時身體的平衡。甚至在空中,身體翻轉過來,也可以飛行。蝗蟲沒有上過飛航學校,不知道從哪裡學到一身飛航的本領。由於先到脫變後期的先飛,較後成熟的後飛,所以蝗災時期,蝗蟲一批、一批的前來,有時一來10-20批,正如聖經所記「蝗蟲沒有君王,部分隊而出。」(The locusts have no king, yet go they forth all of them by bands. ——箴言30:27)。

蝗蟲飛航的判斷

風速太快時,蝗蟲會下降到緩風區。風緩的時候,牠們經常朝著太陽飛,利用太陽在水面、山丘、植物上,不同的反射角度,判斷遷移的方向。海水對陽光的反射,是危險的訊號,牠們儘量避開海洋,以免沒有落腳之處。山丘對陽光的反射,讓牠們飛向更高之處。植物對陽光的反射,讓牠們降落覓食。

每隻蝗蟲對於牠在群體中的位置,有非常精準的評估。遷移時,每一隻蝗蟲與週邊的同伴幾乎保持平行,與一致的速度,才不會在空中相撞。蝗蟲從來不趕路,黃昏之時,蝗蟲停在地面或植株上休息。由於每天的環境不同,蝗蟲每天的飛行路徑不相同,當天遇到的阻礙,當天解決。夜間休息,明天再作打算。一天難處,總一天當。

有誰知道海上有蝗蟲

近代,研究蝗蟲遷移最有名的學者,是英國的昆蟲學家雷尼(R.C. Rainey)。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是個飛航偵查員,有次在高空飛翔,遇到成群的蝗蟲,引起他的興趣。戰後,他開飛機四處追蹤蝗蟲的遷移。他發現大陸與海洋的日夜溫差,對蝗蟲的遷移甚有影響。例如在北非,早晨海水溫度較低,海風吹入陸地,吹入的是「東風」,如果紅海附近有大批的蝗蟲,會被吹入;下午,地面溫度降低,內陸吹起「西風」,能將蝗蟲吹走。

蝗蟲的來去,從來不照人安排,只有一次例外。埃及法老轄制以色列人時,上帝要摩西帶以色列人離開,法老不准。上帝給埃及降十二個災難,其中有一次是蝗災。摩西向法老王預言蝗蟲要來,法老王不相信,他的心硬,而且沒有人能掌握蝗蟲的來去。摩西舉起他的杖,宣布蝗蟲要來,結果先吹起東風,吹了一晝一夜,全無蝗蟲前來。要再舉下去,實在需要信心。到了隔天上午,東風才將紅海之成群蝗蟲吹來。法老王看到事況嚴重,請求饒恕。上帝「轉了極大的西風」,將蝗蟲吹離。摩西一定身臨其境,才能寫下這麼準確的風向,與影響蝗蟲的來去。

文明的轉弱

埃及法老王與百姓可能要學習,一個強盛、以文明為傲的民族,所有耀人的成就,如果上帝容許氣候略變,多吹一些東風,引來一些昆蟲,情況就可能完全改觀。過去如此,現代如此,未來也將如此。

《自然手記(003) 有誰知道蝗蟲的飛航路線?》有一个想法

  1. 文中的插圖來自:http://www.arkive.org
    arkive.org是Wildscreen旗下的一個非营利在線資源網站,簡介如下:
    …….
    Wildscreen Arkive is an online resource, cataloguing the stories of species, ecosystems and everything to do with the natural world. It is the world’s most comprehensive collection of its kind and is used by over a million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each month.
    Arkive is packed full with over 16,000 in-depth species fact files, illustrated with over 100,000 of the best wildlife films and photos. More than 7,500 of the world’s leading filmmakers, photographers and scientists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project, giving us unprecedented access to their materials.
    You can also travel the globe, exploring some of the world’s most amazing habitats and learn about the most critical conservation topics. Teachers can even go wild in the classroom with over 60 FREE curriculum-linked education resources to help create the next generation of conservationists and natural world storytellers.
    …….
    網站的圖片、視頻數量多、質量優,還有適合不同年齡階段的有關自然教育的教學資源,超級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