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大學101年教師節慶祝茶會上的致詞

我們能夠成為優良教師或者是領服務獎,其實領獎的那一年都特別害怕,因為剛才領了獎,但是即將面對的學生可能是自已更難應付的。

張文亮教授在台灣大學101年教師節慶祝茶會上致詞
張文亮教授在台灣大學101年教師節慶祝茶會上致詞

校長、各位主管、各位老師早安!

我自己最喜歡上課的地方是臺大的博雅大樓。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前面有個很大的講臺,可以讓老師或站或跳或跑。其實更棒是還有教師休息室,上課前可以在那邊休息,倒不是可以在裡面上廁所、喝咖啡看報紙,而是每次上課以前可以在那邊害怕、顫抖、恐懼─因為自己知道等下要面對的學生,不是自己所能夠預料的學生。我們能夠成為優良教師或者是領服務獎,其實領獎的那一年都特別害怕,因為剛才領了獎,但是即將面對的學生可能是自已更難應付的。

上學期上課的時候,我感謝臺大每年送了七百個學生讓我教;我也當了不少的學生,不過我是孔明揮淚斬馬謖。其實我每年教書都非常戒慎恐懼,每次上完課後我都會發張單子,詢問對老師剛才兩小時的課有沒有任何意見或問題,我一個一個回。上學期教書的時候,有個學生在單子上只寫了四個字:胡言亂語。第一個禮拜就給我這樣寫,我想可能是我上課不清楚,外系的學生可能內容不太清楚,我就稍微修改一下上課的內容。下一週上課的時候,再收回來的單子上,他又寫了四個字:胡言亂語。上課十六週,他寫了十五次的胡言亂語。

我當然感到慶幸,第一,幸好我不是他爸爸媽媽。第二,他考驗我愛心的極限。有一個禮拜他多寫了幾個字,寫說老師你終於比較少胡言亂語。我每次都回覆他。有次或許是他心情很差,居然回我:老師我鄭重地告訴你,你實在是胡言亂語!我沒有去找這個同學,但我很好奇他到底是誰?每次都寫「胡言亂語」。一日有個同學跑來跟我講:老師我在班上很不受歡迎,別人都不想跟我一組。我說:你叫什麼名字?他一說我就知道他是誰了!難怪他會說我胡言亂語。我每次都回,但是我最後愛心都用盡了,我交代助教不要給我看這個人的題目,後來他把它拿開之後,過幾天我還是又拿回來看,又回覆它。那門課期末評鑑學生給我4.8分。其實我每個禮拜都在等他的回饋,結果每次都是胡言亂語。

最後一個禮拜沒有交回來,這個同學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寫第一個禮拜到最後一個禮拜的過程,深深感謝這門課給他的幫助,我看了以後非常感動。但是整份習題的背後卻又寫了四個字,你猜是哪四個字?「謝謝助教」。其實他搞錯了,習題不是助教改的,而是老師改的。我深深地感謝這個學生,後來我想把我的教材出成書出版,天下出版問我要把書致贈給誰?我說:我要把這本書送給這位說我胡言亂語的同學。

謝謝各位,恭喜各位拿到優秀傑出獎。

==========

本文是張文亮教授在台灣大學101年教師節慶祝茶會上致詞的演講,他獲得2012年台灣大學社會服務傑出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