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24) 幸福牌的老師

老師與學生,只是在茫茫曠野中,偶然在知識小徑的相逢,同行時間不長,仍可以營造寶貴經驗的印象。

http://www.pubu.com.tw/magazine/2012年06月時兆月刊-12442
左圖:三芝八連溪邊;右上圖:台大生態池;右下圖:台大辦公室;http://www.pubu.com.tw/magazine/2012年06月時兆月刊-12442

那一夜,我一定是台灣版最幸福的老師,
方能帶二十七個學生,騎車去夜遊。
我們沿著河濱道路,由台大騎到政大,
讓星空,成為教室的天花板。
騎累了,大家坐在路邊,
讓青草地成為教室的椅子。
我們都有默契,只聽蟲鳴,
原來蟲鳴,也能成教材。
我們的生命,在野地就會呈現相同的元素,
學習的樂趣,可成內心深處的感受。
老師與學生,
只是在茫茫曠野中,偶然在知識小徑的相逢,
同行時間不長,仍可以營造寶貴經驗的印象。
前行時,我的體力充足,騎在最前面,
返程時,我的體力己耗,落在最後頭。
中間的上坡段,還要下車牽著走,
到了終點處,學生竟然還在那裡等,他們說:
「等老師回來,大家才要散去。」
我問道:「等多久了?」
他們說:「五分鐘。」
啊~學生等那麼久,
我真的是台灣版最幸福的老師。

幸福牌的老師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