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25) B-教授

那學期,我全力準備,努力研讀。經常讀到半夜,結果期末成績是B-。知道成績後,我難過、自責、抱怨,在校園走了許多圈,心裡都無法平靜。學校立刻給我通知,再一次B-,就要退學,我又痛苦一個多禮拜……

12493460_880962888678527_4944601619767742680_o

這禮拜是期中考週,走在校園裡,看到許多學生臉上緊張的表情,週遭好像有些肅殺的氛圍。禮拜一晚上,我有「新生專題」的課,這門課沒有考試,不點名,沒作業,沒有什麼要求,祇與學生分享「人生的意義」。我想這時來上課的學生,應該不多。課前,助教帶一些咖啡來煮,煮的技術離專業頗遠,不過還是可以嚥下。他又從彰化帶甜餅來,我吃了一片,糟了,味道很好。他又將甜餅放在桌上,離我很近,我期待學生來多一點,以免我吃太多甜餅。學生魚貫走進,沒想到出席的比率,竟然很高。

我忽然想到,剛到美國唸書時,指導教授要我去修「土壤與水化學」。這門課五學分,在十個禮拜的學期中,有二次期中考,一次期末考,四次小考。每週要上三小時的課,三小時的實驗課,二小時的助教講解。我上第一堂課時,左右四顧,修課的同學約三十人,除我之外,祇有一個黃皮膚的。我邀他組讀書小組,他說:「公司派我來,祇為學英文。」真是氣人,我問他,他出現在這裡幹什麼?他說:「公司指定,理由不明。」不久,他回日本,理由也不明。

那學期,我全力準備,努力研讀。經常讀到半夜,結果期末成績是B-。知道成績後,我難過、自責、抱怨,在校園走了許多圈,心裡都無法平靜。學校立刻給我通知,再一次B-,就要退學,我又痛苦一個多禮拜。我決定向指導教授說明狀況,他聽了我的狀況時,一直在微笑。我問他:「該怎麼辦時?」他說:「B-又怎樣,這是小事,不用難過。你會愈上愈好,特點將逐漸顯出。以後遇到這種事就跟我講,不需要難過那麼久。」我說:「下學期,我該怎麼辦?」他說:「再去修高等土壤與水化學」,高等土壤與水化學用到許多數學與物理,同一個老師教的。我常在課堂上替同學推導公式,第二學期這門課,我拿到A+。我又去向指導教授報告,他微笑說:「我早知道。」

這事已隔三十多年,我對上課的學生分享,我在這事上學到比成績好壞,更重要的兩個功課。第一、遇到挫折時,不要自縛自擾,以致信心全失;不要太愛面子,以致遠離人群。要向熟悉這領域,有經驗的人請教,聽他們的見解,請求幫助。第二,對一個學生,最重要的裝備,不是一開始就給許多甜頭、賞賜,而是從打擊中再站起來,看到自己的軟弱與赤裸,重新調整再出發。

B-教授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