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第十四章:上帝與我們去妓女戶

“我在這裏十幾年,從來沒有人來傳過福音。你們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
“這裏是……需要福音的地方。”我一時想不出較文雅的名詞來稱呼這裏。
“這裏是妓女戶,這整個地區都是妓女戶!”她坦白地說。

“有什麼事嗎?”她的聲音略帶驚惶。
“我們是中原的基督徒,來這裏傳福音。”我與幾位同學站在門口朗聲道。
“傳福音?”她不解地問。
“是的,耶穌基督是救主。祂能赦免我們的罪,賜給我們新的生命。”
“我在這裏十幾年,從來沒有人來傳過福音。你們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
“這裏是……需要福音的地方。”我一時想不出較文雅的名詞來稱呼這裏。
“這裏是妓女戶,這整個地區都是妓女戶!”她坦白地說。
“每一個人都需要福音。”我們仍緊咬福音不放……。
“有人來傳福音啦!”那個女人對著裏面嚷道。

七、八個女人魚貫而出,每一位都濃妝豔抹,大都沒穿衣褲,有的只披件外套。她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很感興趣地瞧著我們。我平時看到穿著暴露或裙子太短的女性,常會不好意思,或起遐思。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幾近全裸的女子,坐在眼前,有幾位還翹起腿來,我們一時真不知要把視線往哪里放才好?。”

心靈乾涸的地方

不知何時,窗外已經擠滿看熱鬧的人,幾個理著平頭、穿著無袖短衫、手臂上佈滿刺青的保鏢,擋在門口,冷冷地望著我們,我們沒有退路了。我這才發現,我們像是小孩開大車,闖入危險的地方。我們正不知該怎麼辦,大車的主人,瞬間出來掌控一切,耶穌顯然不容罪惡權勢,為難祂的孩子。忽然,聖靈大大地澆灌,如同一股暖流,自我的頭上流過,一直傾注的能力,使我像是接上電源的燈泡,熾熱有力,大有膽量、大有能力、專注耶穌,所有的軟弱盡都消失。我們將福音單張逐一發給她們。

“期待妳們到教會,聽上帝的話,認識福音。”我們說。有位年紀較大,染黃頭髮的女人緩緩地說:“我們這裏的人,很少能夠走出這個地區,怎麼去教會?要我們聽福音,就請你們在這裏講。”

耶穌是老大

聖經的話:“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弗二8)瞬間進入我的腦中,我就用此應許,傳講福音。講了一遍,有人說:“再講一遍,我們有人只聽得懂臺語。”我就用臺語講一次,忘了自己從來沒用臺語傳過福音。才講完,又有一個女人說:“講太快了,有些地方聽不懂,再講一遍。”不知那來的膽量,我說:“拿紙來。”

有個男人真的跑去拿紙,我們竟把保鏢當小弟用!他拿來一大張白紙,我鋪在地上,蹲在她們面前邊說邊畫,以圖畫的方式將耶穌釘十字架的救恩再講一遍。她們非常認真地聽,不少人也圍過來聽。我完全沒想到,這裏有如此多人認真聽道。講了之後,我們帶她們作決志的禱告,也顧不得她們的反應,就走出門外。我想,那時我們的面貌大概像天使,所有的人都讓出路來。原來,傳揚上帝福音的僕人是那麼榮耀。我們又轉往下一家,一家一家傳講下去……。

在每一家,我們所遇到的都不大相同,有的要我們一再地解釋福音的內容,有的要我們唱首歌,我們就唱《耶穌恩友》:

耶穌是我親愛朋友,擔當我罪與憂愁;何等權利能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
多少平安屢屢失去,多少痛苦白白受;皆因未將各樣事情,帶到主恩座前求。
或遇試煉或遇引誘,或有煩惱壓心頭;切莫灰心切莫喪膽,來到主恩座前求。
何處得此忠心朋友,分擔一切苦與憂,耶穌深知我們軟弱,來到主恩座前求。

我們唱,她們學。有的很安靜,什麼要求都沒有,只是將福音單張仔細折好,緩緩地放入口袋,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動作。我相信,不是只有我們看到,上帝一定也看到,並賜給她們悔改赦罪的救恩,全新的生命。如同羅莎琳·琳克(Rosalind Rinker, 1906-2002)所寫:

不管我們的心曾經有多少攔阻,只要我們願意傾聽上帝的話語,基督就開始移除我們心中的石頭、荊棘,翻耕硬化的土,鬆軟碎石地,好讓我們的心田能夠成為結實眾多的好土。這表明上帝的話語,是基督的工作,帶著生命與能力。”¹

窄巷的呼聲

傳講過福音內容,聖靈還是不斷地充滿我們,講了幾個小時的話,身體不累,聲音也不沙啞。我們到附近一個聚會的地方,進去就跪下來,一起禱告讚美主。我們剛強壯膽,毫無畏懼地傳揚基督的福音,“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羅八16)那真是成為上帝兒女的榮耀體驗,日後,我仍然經常灰心、軟弱,但是每當回想被聖靈大大充滿的那一刻,就知道,無論我的光景如何,主權仍在上帝的手中。

起初,我們並沒有想到妓女戶分享福音。有一次,我們相邀周日下午,在某個地下人行道發福音單張。那天,地下人行道的人不多,我們就沿途邊走邊發,走到一個巷口,忽然有一個少女哭著跑出來,後面有一位男子追她。追到後,他一手抓住她,另一手用拖鞋打她,少女又哭又叫,男子立刻將她拉到巷子裏。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們來不及反應。問人家,才知道這裏是臺北最大的妓女戶區,由於手上的單張已發完,我們相約如果再來,就由這巷口開始進去發。

詳細的規劃

後來對她們的靈魂愈來愈有負擔,有一位同學先去探路,他是念建築的,畫回來的圖巷道分明,連警察局、裏長辦公室、花柳科醫院的所在位置都標示清楚。我們研究要走的路線,大量收集福音單張,並為那裏的妓女禱告才前往。

靠著聖靈的大能,我們在許多人面前,手潔心清地宣講福音,但是公開的得勝,不代表私下的軟弱也能得勝。我們上一刻在天國的大門口開慶祝會,下一刻可能就跌入軟弱的深淵裏。大四時,我們這批傳福音的隊員,在感情的事上幾乎全都跌倒。

地下室的迷霧

有一次,我們相約去臺北西門町的地下茶室傳福音,那是一個詭異的地方,播放著高分貝的重金屬音樂。整個場所都閃著淡藍色的螢光,光源旋轉著,使裏面的人、佈置與牆壁都有一點扭曲。

我們選了靠牆那桌坐下,讓眼睛適應環境,也觀察房間裏的人。這裏的空氣有一股淡淡的黴味,與怪異的煙味。桌上放了幾條白色的毛巾,我們學其他客人,將毛巾放在手指上旋轉數圈,女侍者就上來。我們點了幾杯飲料,當成是在這裏傳福音的入場券。

飲料送上來了,正準備站起來發福音單張,沒想到,我們當中一位同學歎氣道:“我們這麼努力傳福音,為什麼還是沒有女朋友?”他一講,竟觸動大家心裏的哀傷。我們坐下來喝飲料,本來是安慰他,後來大家都需要安慰,結果飲料越喝越多,還隨著音樂的節奏,踏起節拍。幾個月前的福音好漢,忽然成了一群自怨自艾的狗熊。幸好不久,我們發現危機,趕快離開。

發霜的經歷

內心深處的順服,比我想像中要困難,回到學校後,我們聚會,並討論為什麼我們沒有女朋友?有個同學笑而不答,因為他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們都羡慕他,請他分享成功的經驗,他說關鍵是用某個日本的名牌發霜,給頭髮上發霜就會有效。

我也去買那個牌子的發霜。那時,我在臺北近郊的某一個教會聚會,教會在山邊,需要登上一些石階才能到教堂。聚會前,我第一次擦發霜,我在臺階上走著,已經有人在看我,走到教堂門口,裏面有一位年輕的姐妹微笑迎上前來,我心想:“發霜,果真有效。”沒想到她劈頭就問:“外面在下雨嗎?不然頭髮怎麼濕答答的?”我立刻返身逃離現場,回到家中洗頭並且丟掉發霜,躲在被窩捶胸頓足,難過許久。不過,上帝也憐憫我,免得我落入完全灰心失望的光景中。如同芬尼(Charles G. Finney, 1792-1875)所寫:

福音是世人得到永生的唯一管道,因此傳福音的人需要將自己的信心,牢牢地與耶穌聯合,如同葡萄枝接在葡萄樹上。如果沒有這深處不可動搖的連接,傳的人將會枯幹,聽的人也無法得到生命的亮光……我們不要以為明白聖經,就能傳講。傳講的人需要上帝所賜真理的亮光,對人憐憫的慈愛,個人內心深處的順服。”²

我們持續地跟隨耶穌,福音隊的同伴,後來有的成為海外宣教士、牧師、工程師、建築師、老師等,仍在不同的行業事奉主。地下茶室的經歷後,不久我們又繼續相聚,一起傳福音。

但是我學到一個寶貴的功課,我祈求我的主,讓我的一生,不斷地有人可以平衡我,做我的“遮蓋”,免得只受同輩的影響,以為擦發霜就可以找到女朋友。

附注:
  1. Rinker, R., The Open Heart-An Adventure in Discovering the Love of God,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U.S.A. 1969
  2. Finney, C. G., Power From on High , Christian Literature Crusade, U.S.A. 1944.

tmm.01cover.png本文摘錄自張文亮的《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第十四章 上帝與我們去妓女戶(校園書房出版社,2010年6月出版)

在線PDF:https://shop.campus.org.tw/cm/ebooks/EVAL/201008Eval4.pdf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