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那失去的祝福——第一讲:雅各的斑点羊与天梯

创世记里面有很多的篇幅在讲雅各,讲这个喜欢抓的男人。我们来看创世记30:37-39,雅各与斑点羊。雅各的一生遇到好几个危机,上帝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岳父,一个父亲、十个骗他的儿子……上帝给雅各一个特别的舞台,让他来荣耀上帝。

这是2010年新年前后,张文亮弟兄在高雄炼油厂教会的专题分享,共六讲,题目分别是:

  1. 雅各的斑点羊与天梯
  2. 雅各的红豆汤与羊毛皮
  3. 雅各的风茄与摔跤
  4. 雅各的失败与复兴
  5. 雅各祝福满满的一生
  6. 破碎山河与上帝永恒的保守

以下是第一集《雅各的斑点羊与天梯》,视频与MP3下载:https://yunpan.cn/cqRPpRRk2C2h4  访问密码 0425

演讲的主要内容

编者按:以下第一人称的演讲文字实录,有少量地方为保证语义通达,略有改动。总体措辞与内容段落不太像书面的文章那样严谨,仅供收看前预览使用,如有严重的错别字,请在留言中指出,不胜感谢!

目前台湾大学出现很多令人难过的现象,高等教育面临很大的彷徨,现代的年轻人可以用一个关键字来形容,就是“迷失”,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更有甚者,有很多学生自杀,患忧郁症……很多父母亲巴不得把孩子送入台大,但结果却好似把他们送入火坑。为改善这一现状,2006年,台湾大学全校师生评选优良导师——也就是可以做老师的老师,有八位老师当选(张文亮是其中一位,另外还有三位也是基督徒,台湾大学大约有一千二百位老师,基督徒的比例大约是10%)。

在颁奖典礼上,我受邀发言,我用一次课堂上与学生的对谈作为发言的内容:

那是大二的学生,有一天第一堂课我讲完之后,问:“各位同学,有没有什么问题?”过去的学生会这么问:“老师啊,期中考占多少比例?期末考占多少比例?你会不会宕人啊?”那一次,有一个学生问:“老师,你认为台湾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希望?”我说:“本课不属于法律系的,也不属于政治系的,我们不需要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基本上是教你化学和物理的,与台湾有没有前途没什么关系吧。”他立刻又问:“老师,台湾如果没有前途,没有希望,你认为读化学、读物理有希望吗?”他这么一问的话,所有的人都醒起来,打手机的、吃鸡腿的,统统都看着你。我就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说:“各位同学,往下你要听的,绝对是你在苹果日报,或在网络上没有听过的,但这是正确的答案:台湾是充满了前途,充满了希望,往前一看是一片的明亮!”同学们都说:“老师啊,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讲?报纸上是没这么讲的。”(一般我们的报纸上是看不到真理的,可能连真实都看不到。)我说:“是因为有我在!”学生一听,就疯了,他们敲桌子打椅子,说:“不行不行,怎么是有你在,台湾就是充满了前途、希望,前面一片明亮呢?!”我说:“有很重要的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爱你们;第二呢,是因为多年来在这个领域里我有专业;关键是第三,台湾像一个破落的建筑物,门已经慢慢地凋萎,瓦片也慢慢地掉下来,里面有几根柱子是站得很稳的,柱子如果没有垮,房子是不会垮的,我跟你们讲,我是其中的一根柱子。我又像黑暗中的一个路灯,你是我的学生,在大学的这几年里经过我的身边,当你累的时候,当你看不清的时候,我可以让你靠一下,等你力量回来以后,你要往前走。你不用回头看,早期的那根柱子会越来越衰老、颓废、失去力量,你要往前走,不需要回来扶那根将要倾倒的柱子。”学生们问:“为什么?”我说:“非常简单,因为你已经成为别人的灯了。所以我是一盏灯,你经过我,十年之后,你是下一盏灯,你无法回头来扶持我,不过我有上帝在扶持我。所以,台湾有这么多的灯在,有这么好的柱子在,她的前途是一片的明亮,现在这么明亮是因为有我在,以后会很明亮是因为有你们在。”

上帝给我们很多祝福,创世伊始,他大部分时间在做分开的工作:他把光暗分开,把天地分开,把水陆分开,把各种有生命的活物分开……直分到亚伯拉罕,他找他的儿子以撒,又找到以撒的儿子雅各。整个旧约充满着分开,因为要寻找最关键的那一个,就是主耶稣。等到耶稣来了以后,就开始合在一起,要常在基督里,要连在基督里。

我们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到这个地方来,一方面我看到环境遭到很多的破坏,另一方面,如果你仔细看,周围充满了上帝的祝福。就地取材,以莲雾为例子分享上帝的祝福,看起来仿佛是个破坏,实际上是个祝福,看起来仿佛是个惩罚,实际上是上帝高手的一个祝福,切到一个关键的地方。再说说水,你们给我一杯水,其实所有的水都是上帝的祝福,好多人可能不太以为然。其实当我们买水的时候,所付出去的花费只是搬运费、管路费、净化费等,水本身是免费的。

接下来我们要讲雅各。创世记里面有很多的篇幅在讲雅各,讲这个喜欢抓的男人。我们来看创世记30:37-39,雅各与斑点羊。雅各的一生遇到好几个危机,上帝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岳父,一个父亲、十个骗他的儿子……上帝给雅各一个特别的舞台,让他来荣耀上帝。

我先讲雅各的岳父。大约公元前1750年,在地中海的东海岸,叙利亚巴旦亚兰的高地有一个牧羊人叫雅各,他替岳父拉班放羊。拉班有很多的羊群,他是一个吝啬的人,雅各替他放了十四年的羊,没有拿到任何的工钱,只赚到两个女人。到了第十五年,雅各希望离开,但是拉班挽留他,答应给他工钱,这个工钱是很慷慨的,他让雅各来定工钱。雅各决定将斑点羊作为他的工钱。斑点羊在自然界是很稀少的,也没有人看得上,主要原因是羊毛的品质不佳。拉班不仅小气,做事情还很有效率,当天就把事情预备妥当。雅各手里都是纯白色的羊,他要从中养育出斑点羊来,才能作他的工钱。这其实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当然雅各也不是省油的灯。在这之前,他已经放过十四年的羊,他去砍了一些树,取下树枝,剥去树皮,去皮之后的枝子有的有斑有的有点(杏树和枫树你把树枝的皮剥掉,里面的白色是有斑点的)。他把有斑点的树枝插在水槽和水沟里,等羊群来。这是他唯一的方法,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有斑点的羊。他后来有没有得到?有。请问是因为他的方法正确吗?

雅各的方法只能说对了一半,一半是错的。对的有哪些?第一,在白绵羊中取斑点羊,要看下一代。第二,羊的交配与喝水有关。母羊的性荷尔蒙分泌与体温有关,而体温与饮水相关。母羊一喝水,体温就下降,就是交配的好时机。第三,雅各通过控制母羊的受孕时间,可以控制出生后羊羔的成长质量,其实就是控制好繁殖期与牧草生长期的关系,出生后的羊羔有充足的高质量的牧草,成长得就比较好,反之亦然。

雅各只做对了一半,错在哪里呢?就是有斑点的枝子,是无法影响交配羊只的下一代的。上帝把生命的信息放在基因(Gene)里面,而非在环境。这方面的信息最早是由孟德尔发现的,强调外在环境的,是达尔文。但是没想到,这种不对的方法却成功了。这种做法,后人不能如法炮制,因为想要真正有改变的是在乎基因,而不是外面的枝子。当我们说到雅各蒙受祝福,想到我们自己,其实过程中很多方法其实是错的,但通过错误的方法,我们竟然得到正确的结果,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个老板,有很硬后台的老板,就是上帝。我猜也许是这样的,雅各其实不知道,某一天的半夜,上帝送一只斑点公羊跑到雅各的羊圈里来,完成所有的任务,然后就悄悄地离去。也许上帝瞬间改变羊的基因,又也许上帝让雅各砍下来的树枝含有一种人类未知的植物性激素,可以溶在水中,进入羊的体内,改变羊的基因……不知道。

我在认识我太太之前,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姊妹,但是我直到大四,都没有女朋友。后来我去找我们教会的一些弟兄问,为什么没有女朋友。有一个比我年长的弟兄告诉我,他抹一个牌子的发霜,他就有女朋友了。他讲得很确定,我听了以后就马上去买了一罐这个牌子的发霜。我擦了很多,然后去聚会。我去的时候,平时都不太会有人理我,但是那天,很多人都看着我,还有一个姊妹跑过来问我一个问题:“弟兄啊,外面是不是在下大雨?”我听了以后就很难过,狂奔回家,把头好好洗了洗,然后躺在床上难过了好久。你们可能会说你怎么会那么笨呢?但是你看,我们在那个年纪,就真的是这么笨。从那件事情我学会一个很重要的功课:无论我们有多强,我们都需要有一个遮盖,就是一个有智慧者的遮盖。那个时候我们常常到外面去布道传福音,甚至去妓女户(编者注:红灯区)去带人家信主。我们外面很强,但是在一些很基本的事情上,我们其实都不了解,就像说涂什么发霜就可以吸引女孩子来。

我们很多时候犯错,但最后竟然对了。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个后台的老板,不是自己的方法是对的。我们因此就很小心,出去作见证,可能很多自己讲的都是错的,真正的原因是后面有一个老板,我们才对了。于是我常常告诉我的孩子们,你们要有一个不改变的根基,你要有一个正确的老板,老板如果正确的话,伙计如果做错,最后可能还是赚!雅各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不过呢,最有趣的是,创世记里面,上帝参与斑点羊工作的篇幅,竟然比上帝创造天地——创世记第一章——要长,这个很奇怪。这两件事情的规模完全不一样,我想这是爱吧。上帝对于他所爱的对象,他做一点点就会讲很多,至于宇宙里的星球,不会爱上帝嘛,就@^$&了。为什么上帝会这么安排呢?我相信上帝看重一样事情不亚于创造天地的大工。我认为创造天地的大工是我们永远都读不完的,大学里有那么多的科系,背后实际上是有个假设,就是我们是认识真理的,我们是寻找真理的。孩子们进大学,是相信我们,我们是研究真理的,是认识真理的。我们光是一个氧,就搞不清楚。宇宙里面的氧,是低于1%,唯独我们地球的氧,占我们整个重量的35%,这就无法解释了。宇宙里面几乎都没有什么氧,但是地球上空气中有很多氧,水里面有很多氧,地壳里有很多氧,这是我们无法解释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地球有这么多水,因为水是从氧来的。美国人花很多钱到火星去探测,没有发现水,我手里的这一杯水,就已经比火星上所有的水都要多了。你问这是为什么,我说我不知道。还有很多很多非常奇妙的。我小时候读过牛顿写的书,牛顿说我只要看我的大拇指和我的食指是九十度,我就知道有上帝的存在。我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所有的生物里面只有人类才可以这样。猴子不行,马不行,猪不行。

上帝说,我是伯特利的上帝,你在那里曾经向我许过愿。上帝没有忘记一个人的祷告。我们常常觉得上帝忘记我们的祷告,其实常常是我们祷告完了,阿门之后,我们就忘了。但上帝没有忘。我常常鼓励我们的学生,祷告完了之后,要记起来。二十年前,雅各在那里向上帝祷告,二十年来,上帝是一位没有忘记他祷告的上帝。我常常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如果我们的一生像是一个圆,从圆心所拉出来的半径之内,都是我们可以影响的人,我们可以传福音给他们,我们可以坚固他们。那么请问,那个圆大概要拉多大?很多孩子都说,我要拉很大。然后我说,你要拉很大以前,你要确定你的圆心是不是上帝。如果上帝是你的圆心,你可以尽可能的延长你的半径,你可以去学你的物理、去学你的化学、去学你的文学,去学任何的学科,因为圆心是固定的,你拉的越大,你画出来的圆就越大。如果中间的圆心是错的,那么无论你拉什么样的距离,结果都是错的,一生就非常可惜。上帝告诉我们,他从来没有忘记我们的祷告,所谓夺回那失去的祝福,非常的关键在于神垂听我们的祷告。因此,明明是错误的,明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雅各做到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流浪的时候,他做了一个祷告,使得不可能变为可能。

上帝听我们的祷告。很多人问我:“你是学什么的?你写了《兄弟相爱撼山河》,你又写了《法拉第的故事》,你又写了这个那个……到底你是学什么的?”我跟他们讲说:“我是学水利的。”其实水利是一个很差的科系,属于最后面的那种科系。记得我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别扭很难过的,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考得更好,所以我很想转系,结果上帝就感动我。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我睡午觉的时候,上帝就问我:“文亮啊,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怎么说?”我说我当然知道了,你创造天地啦,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啦。那我承认我很空虚,很混沌,里面外面都很黑暗。上帝继续问说:“那后面呢?”“后面说,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噢!上帝是搞水利的!”这节圣经全世界大概只有我能“懂”:)我不是随便说说的。那个时候我十八岁,我现在是五十五岁,三十七年来,我都没有离开这个祷告。我说:“好,你如果搞水利,那我就奉献我自己搞水利。”所以这里我很熟,非常简单,因为这边有水,你只要有水的地方,我就知道。台湾所有的大溪小河,你问我我都知道。你问我水的物理、水的化学、水的生物、水的文学、水的考古学、水的文化……我都知道,因为我和上帝是同工的。因为他是搞水利的,并且很早以前他就搞水利。上帝记念有个十八岁的男孩子带着一颗受创的心到大学里面去念一个非常冷门的科系。问题不在于你念哪个系,问题在于我的源头是否连到你身上。很多人说人生有下半场的问题,我说成为基督徒,根本没有人生下半场的问题,为什么?因为人生只有一场,就是成为上帝草场的那一场。如果永远在上帝草场的那一场的话,我根本就没有第二场。任何的问题,只要连接在葡萄树的枝子上,那个input如果是对的,那个output一定对。所以很多人问我,你怎么会写作?很简单,连在葡萄树上就可以了。

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改变了雅各的一生。雅各梦到梯子,他忽然知道,在这个看似乱石一堆的旷野,是上帝天国之门的所在。这不只是他的生命与上帝第一次连结,更是人类文明与上帝国度的第一次交错。除了基督教,世上所有的宗教,都是说人要努力的往上爬,只有我们的神是自己下来,从梯子上上去下来。梯子的英文是ladder,这个字是依靠的意思。一个人爬上梯子,他就不能单靠自己的力量,他必须依靠梯子的支撑。此外,在爬梯子之前,要确定梯子是否放对地方,放对方向。人类曾经建造过巴别塔,希望塔顶通天,结果失败了。上帝说,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旁边有一个梯子,上帝上去下来,在这个梯子上。我常常告诉我的学生,也勉励我自己,到底我们的梯子是否摆对了地方,是否足够的稳当, 还有更重要的,我们的梯子在哪里?我们大学里面有很多羊肠小道,它们是干嘛用的呢?因为大学里面最关键的一些问题,是老师无法回答的,是要学生自己去校园里走一走,想一想。

但是雅各很有意思,他醒了之后,祷告中只提到吃的穿的,没有提到天梯,上帝怎么用这种人,向这种人显现?我跟随耶稣这些年来,就像软弱的人爬梯子,爬了几阶就掉下来,爬了几阶又掉下来。生命如果有软弱有刚强,就可以活得很有意思。我往下掉的时候,他就把我拉上去。信耶稣不像坐电梯,一下子就上去了,而是像爬梯子,会掉下来,感谢主!我心里面很认同雅各的心情,雅各的反应是,你给我食物吃,我就以耶和华为我的上帝。我们很需要给年轻人有食物吃,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我们现在的父母越来越少在家里面做食物给孩子吃,我们现在的父母很少了解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做什么。如果你能讲出孩子同学的名字越多,说明你给孩子的食物越多。我们如果不给孩子食物,他会去吃别的食物。

大学里面有一门课叫做细胞学,是德国非常有名的一位学者Theodor Schwann (7 December 1810 – 11 January 1882),他首先开始用代谢,用蛋白酵素(enzyme),他是一位非常爱主的弟兄,他说:“人的心灵比理性更容易接触上帝。”雅各也许终其一生也不明白天梯的奥秘,不过他在石头上立柱子,浇油在上面,给石头起名叫“伯特利”。在生命里面,有个不改变的地方。也许我会软弱,也许我会流眼泪,也许我会被上帝破碎,也许我会迷失,也许我会不知道明日如何,但是我知道有个地方是我跟上帝见面的地方。

到现在,我仍然在爬梯子。

祷告

亲爱主,我感谢你!因为我到一个很奇怪的团体,他们邀请一个大学老师来退休会的讲员。主,我也感谢你,我终于踏出这一步,前来这个地方。我每次跟弟兄姊妹在一起,我看弟兄的笑脸,我看姊妹的微笑,我看大家炯炯有神的眼睛,我就知道主啊,我们可以一起来到你的面前,同蒙一个救恩,一起扶持,一起往前去。我们活在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我们活在一个非常多试探的时代,我们的孩子们越来越难教,我们青年人越来越不容易找到方向,而我们越来越忙碌。主啊,这些祝福其实是可以夺回来的,每个时代都有它的问题,但我们说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的食物。(求你)我们的少年人,当他们读书的时候,他旁边的圣经可以发亮;主啊,保守我们的学生们,当他们读任何的学科时,他们的心里会发亮。我们说在这里,我仿佛是在教室上课,在外面上班,在各样的环境里,我自己知道,我的主在哪里。在他们生命里面,给他们有个地方,是他曾经跟耶稣摔过跤的地方,他曾经在那里,虽然是旷野,他把油浇在(柱子)上面,说:“我在这里,我遇见神。”主啊,我感谢你,当我在读雅各的故事的时候,我后来看他跟拉班分手的时候,拉班跟他说了很多的话,还说要跟他立一个约,但雅各只说一句话:“我所信的主,是我的父亲所敬畏的主。过去,是神保守我,经过这么多年,他还是我所敬畏的主。因为他所做的,是超过我所能体会的。”主啊我感谢你,你保守我们每一位,我把整个聚会放在你的手中。我这样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