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40) 烏莽

我無法使水變酒,祇帶他們看我的山蘇與房子,這都是耶穌從一個絕望、渾身是傷的人身上,變出來的……

維利奇卡鹽礦中聖金嘉公主教堂裡的迦拿婚宴浮雕
維利奇卡鹽礦中聖金嘉公主教堂裡的迦拿婚宴浮雕,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eliczka_Salt_Mine

花蓮有一個地方,居民大都是布農族。布農那裡的空地不少,土壤肥沃,風景優美。但是,過去居民經常酗酒、愛吃檳榔,以致生活困頓。布農族的少女很美麗,在1970年代,這裡淪成最多雛妓的收購處,許多少女很早就被色情行業買走,後來淪入風塵,過悲慘的生活。這裡不少的男子到都市作苦工,一去不返。

2002年,我前來此地,當地已有一股更新的力量。部落有社區營造,居民帶著微笑,賣酒與檳榔的店面凋零。我問究竟,人家就引我到「烏莽」〈音譯〉的家。烏莽不抽煙、不喝酒、不吃檳榔。他種的山蘇,保證不含農藥,成為許多大飯店指定的購買,他也教村民種山蘇,大大地改善部落的經濟狀況。

他開車載我上山看山蘇園,在車上與我分享,他年輕時到平地當小工,後來開載豬的卡車。為了比其他卡車早到市場,他經常飆車,多賺些錢。一次清晨送貨,出了車禍,被送到醫院。生命垂危之際,有人向他傳福音,他接受耶穌的救恩。出院後,他與妻子回到部落,他戒除抽煙、喝酒與吃檳榔,將先民留下的檳榔園全砍了。沒想到檳榔殘枝上長出許多山蘇。他改種山蘇,並且養放山雞,減少蟲害;給山蘇搭黑網,增加葉的嫩度;種不同果樹,增加多樣性;用噴灑灌溉,控制用水;在山坡地上磊石護坡,減少土壤沖蝕,數年後,他成為花蓮的「山蘇大王」,二次獲得總統頒發的國家最高農業成就獎。他成了花蓮無毒農業的典範,進而影響台灣。

下山時,烏莽對我說道:「有年輕人問我:『耶穌曾使水變酒,你若能使水變酒,我們就相信祂。』,我無法使水變酒,祇帶他們看我的山蘇與房子,這都是耶穌從一個絕望、渾身是傷的人身上,變出來的。」

我後來又去看望他,他的成果激勵了許多人,部落裡的年輕人回流,加入教會,砍下檳榔,種上山蘇,烏莽成為上帝留在部落的一塊磐石。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