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62) 恩典的乒乓球

他第一天來上班,就佔了我的位子……

table-tennis
From http://www.stpeters-woolton.org.uk/events/table-tennis-2015-12-25/

費克(Ficker)是個土耳其人,他第一天來上班,就佔了我的位子。我去告訴指導教授,教授說:「忍耐一下,他來當博士後研究員只有一年。」不久,費克就給我一堆數據,叫我幫他繪圖。我又去向指導教授抱怨,那與我的研究無關,教授說:「他已經畢業三年,仍然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他有發表論文的壓力,就麻煩你幫忙一下。」我幫他繪圖後,他不是整天發脾氣,就是繃著一張像條死魚的臉。我沒有去向教授報告,轉而向上帝尋求解套。

有一天,費克拿出兩支乒乓球拍,問道:「喂,台灣來的會打乒乓球嗎?」不管他的口氣,我忽然體會這是上帝作事的曙光。我們到學校的體育館,約打了一個小時的乒乓球,雙方互有勝負,旗鼓相當。後來,我們經常中午去打乒乓球,逐漸成為好朋友。當時,我在研究的實驗上遇到一些瓶頸,他開始指導我如何思索、改善操作。我後來能操作一些很難的「非飽和孔隙介質流」(unsaturated porous medium flow)實驗,全是費克教的。原來上帝可藉一顆小小的乒乓球,開啟一系列的恩典。他還教我開卡車,從南加州開回到學校,一路七、八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有說有笑。

他擔任一年的博士後研究員,還是找不到理想的工作,祇好到醫學院,重讀一年級醫科。分手前,我們緊緊的握手。不知道他到新的學校,能否遇到好的球友,但我知道,我一生最佳的實驗技巧,是個很兇的土耳其人教出來。上帝所給的,實在超乎所求與所想。

一生體驗主恩典的實驗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