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16) 學生問題速問速答——數學篇

學生問:「學無窮等比級數,有什麼用?」
我說:「太有用了。例如我愈逼近師母,就必須愈變愈小。」

Asking-the-Right-Questions_620

學生問:「數學無所不能嗎?」
我說:「數學不能量測恐懼的深度,與愛的深遠。」

學生問:「為什麼課本要教『公式』?」
我說:「供人依此思考,不要盲目的論斷。」

學生問:「科學如果沒有數學?」
我說:「會長成沒有骨架的怪獸。」

學生問:「學無窮等比級數,有什麼用?」
我說:「太有用了。例如我愈逼近師母,就必須愈變愈小。」

學生問:「權力與愛,是不是爭取來的?」
我說:「當我們抓到權力,愛就從指尖溜走。」

學生問:「虛數有什麼意義呢?」
我說:「有虛數,才能進行實數的運算。」

學生問:「老師,為什麼喜愛微分方程呢?」
我說:「上帝是微分方程的高手,一開始,就定初始條件,與邊界條件。」

學生問:「老師,你認為學習數學,最美妙的地方在那裡?」
我說:「瞭解抽象,竟然可以認識眼目所見。」

學生問:「用功讀書的背後有什麼信念?」
我說:「用功的意義,在逼近一個標竿,且相信標竿是無窮大,而非歸於零。」

學生問:「為什麼三軸坐標是用X、Y、Z命名,而不用A、B、C?」
我說:「坐標軸拉的愈長,離原點就愈遠,如同X、Y、Z,而非接近起始的A、B、C。」

學生問:「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大學?」
我說:「在台灣的大學,都是台灣大學。」

學生問:「為什麼要有聯考?是不是在加逼學生要讀書?」
我說:「在一個系統內,如果沒有加速度,作用力等於零。」

學生問:「學微積分,對人生有什麼益處?」
我說:「一點點關鍵的位移,也會影響人生重大的方向。」

學生問:「不同宗教、流行的論點、太多的廣告,如何分辨真偽?」
我說:「數學不同的平行線,看似相似。一條切中目標,其他落空。關鍵在源頭、起點。」

喜愛數學的
張文亮


tmm.01cover.png本文部分文字已由校園書房出版社結集出書,書名:《速問速答》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40301
頁數:208 / ISBN:9789861983646

簡要介紹:一九七三年,我認識一位老師——毛松霖教授,他能以最快,最扼要的方式,回答學生各種問題,讓我深深羡慕。我後來成為一位老師,也像他,以回答學生各種問題為樂。這種學生與老師的互動,稱為「速問速答」。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