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45) 飛鳥駭客

世界裡的一切,在此都是赤露敞開,連銅牆鐵壁式的防護,在我們看來,也不過是微軟而已。

d825356

基本上我們不知道飛鳥是怎麼來的?飛鳥前來的動機?是一隻還是多隻?與在此已多久?在全世界最高機密的單位,竟然還有窗戶(windows)讓飛鳥進入,實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這裡的人員都經過充份的安檢,監聽設備是最尖端的,經費是暗藏在國際情報處的預算,只受國家最高首長指揮。所有電話都可被監聽,外太空的電訊衛星都能啟動,目的在各地私下附耳的傳言。

這是個爾虞我詐的時代,從一般份子、反對份子、可疑份子、恐怖份子,或看不順眼的份子等,再微小的聲音,都需要監聽。監聽到的,可以資訊化;資訊化的,可以作分析。任憑是小小的蘋果,或藏在雲端,或是遠在天邊的三顆星,即使沉入很大的海裡,都可以查到。世界裡的一切,在此都是赤露敞開,連銅牆鐵壁式的防護,在我們看來,也不過是微軟而已。

因應環球最新戰略的發展,消除敵人最好的方法,不再是全面開戰,而是派遣精英小組,進入敵境,敵方首腦殺無赦。除非事前有全面的監聽,很難知道對方隱藏何處。

當然,一切的體系都有漏洞,過去我們自認從漏洞進來的,無論小到病毒,大到木馬,都可以殺掉,迅速丟入垃圾,永久刪除。沒想到飛鳥還是會飛入,還將資訊公佈,讓隱藏的顯露,祕密被公開,儲存被解密。是的,我們發誓將全球佈局,追捕飛鳥,通令各國不可成為飛鳥的棲地。收集各國的隱私,是我們的權利;洩漏我們的隱私,是要判終身監禁的罪。飛鳥不是應該關在籠子裡嗎?飛鳥的存在,不是在證明我們的防護,不是一場笑話嗎?

好吧!應該不再有飛鳥了。這份秘密文件,應該不會在外流通,除非…還有另一個飛鳥駭客。

張文亮

附註:「因此,你們在暗中所說的,將要在明處被人聽見;在內室附耳所說的,將要在房上被人宣揚。(路12: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