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56) 我與亞斯伯格症的學生

……他又問我有沒有聽過亞斯伯格症?我說:「沒有,這是第一次聽到這名詞。」

Mary and Max
Mary and Max的劇照:)

1990年,我回到台灣教書。1995年開學時,一個基督徒的學生社團請我去演講,演講的地方在文學院。講完後,我走路回家,到僑光堂餐廳前,有一個學生自後方走上,「可…以…問…問…題…嗎?」他說話時,每次只有一個字。我停下腳步,說:「可以啊。」他慢慢的告訴我,他是新生,剛剛聚會時決志要成為上帝的兒女。他又問我有沒有聽過亞斯伯格症?我說:「沒有,這是第一次聽到這名詞。」

然後,他問我一個問題:「我…得…亞…斯…伯…格…症,我…是…不…是…被…鬼…附?」我聽的當場激動地想哭,無法忍受一個先天疾病的孩子,又要背負被鬼附身的控告,我跟他講:「我對這症不了解,但你絕對不是鬼附身,而是上帝要在你身上彰顯出祂的榮耀。」

五年後,我又遇到他,他說:「我國企系畢…業,又修社工系為輔系…系,拿到美國獎學金…金,要出國唸書…書了,謝謝老師。」他講話竟可完整講完一句,只是尾音略抖。我大力握著他的手,說道:「感謝主。」

後來,我在校園又遇到不少亞斯伯格症的學生,大部分是男生。他們有許多的差異,有幾位與我有較長期的來往。其中有三位,在大學時,接受耶穌作他們的主。我看到生命的改變,可以超越身體的殘缺,甚至得到不同程度的醫治。我稱他們是創世記最早版的亞當,因為他們比大多數「正常」的學生單純、善良,與能夠互信。我常常想念這些學生,並相信主帶領他們。

不正常的老師
張文亮

附:亞斯伯格症病症緣起

亞斯伯格症是根據奧地利兒科醫師漢斯·亞斯伯格命名。1944年,他在研究中首度記錄具有缺乏非語言溝通技巧、在同儕間表露低度同理心、舉止笨拙等情形的兒童。五十年後,它被標準化為診斷依據,但學界對疾病症狀的界定仍尚不明確。爭議包括,阿斯伯格綜合征是否等同于高功能自閉症(HFA) ;造成此爭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它的盛行率迄今未受確立。學界現計畫廢除亞斯伯格症舊有的診斷標準,改採用泛自閉症障礙的嚴重程度量表。

罹患阿斯伯格綜合征的實際原因依然不明。許多研究支持遺傳論點;但神經成像技術尚未找到共同明確的病因。亞斯伯格症沒有單一診治辦法,許多特殊的治療方式都沒有足夠的資料證實完全可行。現今的診治辦法主要以改善症狀和機能為基礎,多採行為治療,針對特定障礙,進行溝通技巧、強迫性或重複性行為以及肢體不靈活的處治。多數個案會隨療程而有所進步,然而,溝通、社會適應與獨立生活等方面的障礙仍可能持續存在,甚至直到成年。有些學者及亞斯伯格症患者主張改變社會大眾對這些症狀的觀點,定義它是一種差異,而非亟需治療的缺陷或障礙。

亞斯伯格症各地常用別名:阿斯伯格综合征(中國大陸)、亞斯伯格症候群(台灣)、亞氏保加症(港澳),英語Asperger syndrome,簡稱AS。

——摘自摘自維基百科:亞斯伯格症候群

泛自閉症(高功能自閉與亞斯伯格)相關影片

歡迎留言補充!

TED Talks – 泰普·葛蘭汀:世界需要多種思維的人(Temple Grandin: The world needs all kinds of minds)

葛蘭汀生於波士頓,於兩歲時診斷出自閉症,直到四歲才開始說話。之後被送往結構化的幼兒園,並在1960年代,她住進了新罕布夏州的寄宿學校,並在那裡遇上了奠定她日後研究的決心及基礎觀念及志向的自然啟蒙教師。畢業後進入法蘭克林·皮爾斯學院就讀,在學院初期,由於她與眾不同的行為一度被室友及學校師生誤解為怪人,直到發明了擁抱機,並證實有減輕壓力的功效後,令全校師生大為讚嘆,才逐漸獲得接納與包容,並在1970年獲取心理學學士。1975年修得了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動物學碩士、1989年得到伊利諾大學動物學博士。

Temple Grandin
Photo by Matt Nager

葛蘭汀首次於出現於公開場合、討論自閉症,起於80年代中期,受邀於Ruth C. Sullivan博士,在美國自閉症協會Autism Society of America的年度聚會中,公開地以患者本身的角度,分享親身經歷與體驗。後來,藉由奧利佛·薩克斯1995年的著作《火星上的人類學家》而聲名大噪,該書名導源自葛蘭汀描述,她在與所謂正常人相處時所產生的感受。隨後葛蘭汀受到了ABC、時代雜誌、人物雜誌、福布斯、紐約時報等媒體的專訪。2006年6月8日BBC的”The Woman Who Thinks Like A Cow”紀錄影片,也以葛蘭汀為題材,而從她自傳所改編的電影《星星的孩子(Temple Grandin)》,則在2010年上映。

——以上簡介摘自維基百科:天寶·葛蘭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