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70) 黛安給我的禮物

她大概六十多歲,身高約150公分,滿頭白髮,穿白色的制服。

smile-11-1

到美國唸書時,我住在學校附近的廉價公寓,月租美金75元。公寓外約10公尺,有一鐵道,火車通過時,我的桌子與床都會震動。公寓不遠處,有一家小小的超商,叫「State Market」,許多學生來此買食物,與清潔用品。我第一次前來買東西,就遇到一位滿帶微笑的女士,她用歡愉喜悅的聲音問我:「日安,有沒有需要我為你服務?」

她大概六十多歲,身高約150公分,滿頭白髮,穿白色的制服。當時,我經常有股莫名的緊張,怕講的話別人聽不懂,別人講的話我聽不懂。這種疑慮,加添自己的孤獨。她給我的第一個印象,真心傾聽我笨拙的言語。我到店裡的次數多了,知道她叫黛安(Diane)。她每次看到我,總是熱情的招呼。她讓身邊的角落,成為歡樂的氛圍,與有人情味的所在。

店裡有日式的生力麵,買九包送一包,才一元。我採購多包,三餐常吃生力麵,省下煮飯、煮菜的時間來讀書。有一天,黛安幫我算錢時,說道:「韓國製的麵條容易煮,味道也不錯,你要不要試試看?」我聽到她的勸,轉到不常去的架子邊,果然看到韓國的「友白髮」,三包一元,略貴些。我買回去煮,味道雖清淡,吃了也會飽,就不吃生力麵。後來,黛安推薦我不同的牛奶,與較好的麵包,不要三餐都吃那幾種食物。

我每次祗買三、四元,她待我仍是尊貴的客人。這是多麼有意思的事,在台灣,從事這種工作,大都是聯考考不上,或是社會較下階層的人,工作被動,常常失志、抱怨、或是整日掛著喪氣的臉。黛安怎麼在這種工作中,有如此的動力與喜樂。

我結婚後,帶妻子去認識黛安。算錢時,我們常走黛安算錢的那一條線。我們回國前,去向黛安再見。再回學校時,除了拜訪老師,也去看黛安。她依然熱情,即使歲月添些皺紋,仍是笑的軌跡。

我工作多年,看到許多有錢、有勢、有學識、有名之人的臉,他們大都是疲憊、緊張、競爭、無奈、與防禦性的臉。有些人在行善也帶著焦慮、無奈、與不知目的的徬徨。我還是羨慕黛安,有張愉快的臉。

微笑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