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75) 客家人在橫山的智慧

你聽說過植物工程師嗎?

slide15

土木工程師,使用結構物來服務人,
電機工程師,使用電力來服務人,
機械工程師,使用機械來服務人,
還有一種工程師,稱為「植物工程師」(botanical engineer),
善於使用植物來服務人,
百年前,他們已經用植物作為保護大自然與生產共存的藝術,
即使職業類別裡,尚無這一項,
我,卻在新竹的山區裡,
與他們相遇。

有一天,我的學生從新竹橫山回來,興奮的告訴我,在大山背粗坑溪的緩流畔,看到一百多隻梭德氏赤蛙(Pseudoamolops sauteri)的蝌蚪,也看到不少的成蛙在路上跳躍。我的心裡訝異,梭德氏赤蛙對環境非常敏感,祇適合14-17℃的低溫,水深6-20公分的淺水處,流速低於每秒1公分的水域產卵。卵孵化成蝌蚪,也必須在乾淨的水流,高溶氧的水中,才能棲息。幼蛙出離水域,到陸地上覓食、成長,也需要很好的蔽覆,與充分的昆蟲作食物,直到十月中旬的繁殖期,才又回到水邊交配、產卵。

436780379_m
梭德氏赤蛙

都市週邊生態的保護

由於牠們必須在無污染的水域,近自然的植生地域,才能代代繁殖,很容易受到人為不當開發的影響,而消聲匿跡。在1740年代橫山就有客家人進入開發,曾經在那裡採煤、挖石灰礦、採製樟腦、種茶樹、香茅等,客家先民對土地的長期使用,應該對地型、地貌有很大的改變,那裡還會有那麼多的梭德氏赤蛙出現,實在是件稀奇的事。

1970年代初期,台灣都市逐漸的發展,蠶食許多週邊的土地,例如將農田改為建地,將山區剷平,將河道拉直,拆毀古代農舍,將池塘填成工業用地,將廢污傾倒在少為人跡處,將鄰近的河流污染,都市的擴展,已成為周遭環境劣化原由。例如新竹市在1980年之後,高科技的發展,城市不斷外向發展,使竹北、竹南、寶山、竹東、北埔等形成為新的衛星城鎮,不斷蓋上的大樓,不斷鋪上的柏油路面。許多新竹地區原有的動、植物,默默的撤退、消失。但從學生的分享,新竹的山區丘陵,仍保有許多的梭德氏赤蛙,也許那是新竹生態環境的一道保護。

老師出馬

前往橫山,到了粗坑溪,卻看到溪流整治工程——水泥坡邊陡峭,跌水矮堰處處,溪底石床束水,成為急流、湍流。政府的「野溪治理」工程,實在野蠻。單一考慮防洪的需求,而過度施工。沒有考量在地蛙類、蟹類、魚的遷移需求。我們對大自然的暸解很少,在大自然的施工卻很快,我們調查研究生物的經費極少,水利工程的經費每年都超過百億,台灣就是這麼被破壞。

i32

其實,大自然磊石雜堆,草木叢生,對蛙類來去,處處有隱藏點,處處是道路;但是這裡的工程設置,對蛙類活動是處處有阻礙,處處是無情。

不過,我在粗坑溪邊,看到山坡上客家的農舍,周遭一片綠意;土地依等高線,建成梯田;梯田的側坡以粒徑10~50公分的大石,堆疊成1~3公尺高的護坡。石頭是自溪中取來,就地取材,實在迷人,掃去剛剛的陰霾。我前近觀察,看到農舍坐落在綠林裡,屋主夫婦已經在門口,歡迎陌生的一群。屋主已七十多歲,他們住在此已經三代。居民待我很熱情,泡茶、聊天,還陪我在附近逛。我素來自認無知,問題多,他也按所知回答。我對大地多情,邊看邊慢走,他們也陪我走;我對動植物多愛,邊觀察邊記錄,他們也分享田野的經驗。橫山田野的一角,等於是客家的豐宴。

陽光截留農作法

我看蛙在這裡活動,尤其梯田田埂的石縫間,梭德氏赤蛙應該也是其中的住客吧。我更訝異的是地域植生的空間配置,非常有條理。在溪流岸邊有約30公尺高的正橄欖,旁邊有幾棵約20公尺高的青楓,到了田區有約4公尺高的苦茶樹,夾雜幾棵3公尺高的番石榴、桃樹與梅樹,還有一棵剛種一年2公尺高的釋迦。在這些果樹下又有許多蔬菜、蘿蔔、仙草,與一些豆科植物,近水的土地上還有數株魚腥草。在這0.9公頃的土地上,竟然栽種如此多種的植物,他們說:「以前的人,就是這麼種。」

很多人認為客家人很節省。其實由客家在山坡地的傳統種植,可以看出客家人更「省陽光」。讓照下來的陽光,經過不同植物的高度,產生多道的截留。高處由正橄欖與青楓吸收,往下由苦茶樹與果樹吸收,再往下由蔬菜、仙草、小草吸收。多吸收陽光,就多長植物的葉子,吸引來的昆蟲自然多,梭德氏赤蛙在此就可以多得食物。

tree-illustration_plain-01
農林學簡單示意圖

山坡地的保護

生物的多樣,土壤沖積的減少,營養份的循環,山區水源的保育是人類使用山坡地,地利的維護,最重要的四個概念。每一項都相互影響,而最關鍵的營造就是盡量截留陽光,以森林 – 果樹 – 作物的混種,產生多道的截留陽光。這是客家人的智慧,也是近代著名農業永續——「農林學」(Agroforestry)的基石。

現在已經難以考證客家人,怎麼具有山坡地生態農業種植的方法。自古以來,各國各民使用山坡地的方法,是將平地種植的方法,用到山坡地,這是嚴重的錯誤。客家人卻知道使用山坡地,有山坡地使用的方式。在這裡,我學到生產與生態的兼顧,保育與利潤的雙贏。當農舍座落在這種土地,將是人們最好的環境品質,與理想的生活方式,對梭德氏赤蛙也是如此。為了感謝先來學生的發現,我請他們吃午飯。什麼午飯?客家菜啦!

i4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