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215) 學生問題速問速答——科學與文學

「上帝若肯幫助我,我也能像老師,在文學之路向前奔。」

以前寫《法拉第的故事》、《深入非洲三萬哩》等,都是在這一張書桌上寫的。這裡是張文亮岳父母車庫的一角,卻是他寫作服事,與主同行的所在。

學生問:「科學是純理性嗎?」
我說:「不。科學必須要有感性,否則看到抽搐,祗認爲神經元放電,看不到病人的痛苦。看到母親餵乳,祗認爲荷爾蒙作用,看不到母愛的流露。」

學生問:「科學與文學的影響,誰較深遠?」
我說:「文學呈現生命之道,影響深且遠。」

學生問:「文學有理性嗎?」
我說:「文學是理性與感性兼俱,才能清楚呈現文意,文章前後互應,文句起承轉合,文意一氣呵成。」

學生問:「如何結合科學與文學創作?」
我說:「將科學作材料,放入心靈裡,文詞將如詩流曳,例如寫花的香味,不祗有機的揮發,也帶著聖靈的氣息;寫花的顔色,不祗有光的反射,也在印證這是上帝的傑作;寫花的結構,不祗有力學的架構,也在提醒美的呈現,總是帶著柔軟與祝福。」

學生問:「最美的科學,如何呈現?」
我說:「在科學的文學裡,這是實體與意涵的兼顧,在理性裡找到價值,在文字表達裡顯出愛的喜悅。」

學生問:「學科學爲了工作,文學不能當飯吃,對不對。」
我說:「如果生命是個花園,所結的就是果子。如果生命是個工廠,所做的就是勞工。看啊,野地的花是那麽美,是上帝的傑作,全無人工。如果科學與文學都是上帝傑作的一部份,有需要分那麽開嗎?」

學生問:「從事文學創作,是否一切之事會放下,才能專心寫作。」
我說:「我們一生的腳蹤,祂引領,祂量測。不在乎是否將事放下,才能專心。」

學生問:「寫作内容的深廣,由何來?」
我說:「作者是主愛的容器,文筆祗是容器的出口。」

學生問:「寫作如何起筆就破題?」
我說:「不想給疲乏的讀者繞圈圈。」

學生問:「如果請上帝開獲取最大力量的支票,那支票會寫什麽?」
我說:「溫和。」

學生問:「當寫作出名了,要注意什麽?」
我說:「名氣像是妓女戶門口的草地,老在那裡逗留,遲早總會引誤解。逃吧!」

學生問:「老師是個環境物理學家,寫研究報告之外,怎麽會寫作?」
我說:「我將學術當成認識上帝的小路,若祗為寫研究論文,我會哭『上帝是否忘了我?』」

學生問:「上帝若肯幫助我,我也能像老師,在文學之路向前奔。」
我說:「我是在生命的底缐,開始執筆。上帝在那裡幫助我,讓我握筆,否則我會拿別的傷害自己。文字的事奉,是悠關生與死,是祝福與傷害的分界。」

學生問:「寫作的人需要孤獨?」
我說:「需要有片曠野,與上帝同行。」

學生問:「爲什麽喜歡詩?」
我說:「詩是精鍊的文字,蘊含更深的感情,表達深入的意義。」


tmm.01cover.png本文部分文字已由校園書房出版社結集出書,書名:《速問速答》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40301
頁數:208 / ISBN:9789861983646

簡要介紹:一九七三年,我認識一位老師——毛松霖教授,他能以最快,最扼要的方式,回答學生各種問題,讓我深深羡慕。我後來成為一位老師,也像他,以回答學生各種問題為樂。這種學生與老師的互動,稱為「速問速答」。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