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230) 學生是兵馬俑,還是Hello-Kitty?

現代許多學生像是秦朝的兵馬俑,看起來有模有樣,有刀有槍,打起仗來才知是泥塑品,動都動不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學校的農場散步,看到兩隻螢火蟲,停在草毯上。過去3-4年,學校沒有出現螢火蟲。我趕快走回去,告訴妻子。她跟我一起來看,螢火蟲已經飛走了,我們四周察看,沒有螢光。過了二天,晚上我們在同一條路散步。「咦,有螢火蟲。」妻子說道,這次她先看到,我們彎下腰來,靜靜的看牠一陣,才走到別處散步。

為什麼我們這麼喜歡黑夜裡的螢光?螢光不只是美麗,是種見證,生命可以在黑夜裡點亮光。我們經常責怪他人,是別人如何,才致使我如何。但是別人有那麼偉大,決定我的一生嗎?這是我的自省。例如每年到4月催趕學生寫論文,實在痛苦,我受了那麼多教育,難道是在催趕人嗎?我是在大學浪費生命嗎?

現代許多學生像是秦朝的兵馬俑,看起來有模有樣,有刀有槍,打起仗來才知是泥塑品,動都動不了。夜裡,我若落在折磨裡,妻子就要我到外散步。雖有黑夜,螢火蟲從來不落在黑夜的「黑名單」裡。啊~誰說4月是教授憂鬱、痛苦的時期。決定人生的是主,不是外面的環境與別人;決定情緒的是上帝,不是周遭的人與事。

上帝常轉我的心思,能夠在教導的崗位上,不是我的物理好、數學佳,學歷有多高,就配得擔任教師的資格,而是在不斷的發現與體會,「祂的慈愛和美德」(以賽亞書63:7)。這慈愛(loving kindnesses)還用複數,慈愛加es的方式,向我這軟弱的人,保證加保證。當老師,不威風,而是一再體貼上帝的支撐與供應。

今年5月底,我品讀學生「擠」出來的論文,發現寫的不錯,有些發現還令人喜悅、跳躍。原來學生不是兵馬俑,而是Hello-Kitty。至於兵馬俑如何變成Hello-Kitty?這是上帝的慈愛加es,原來教書是上帝慈愛的撒隆巴斯。在黑暗中,真的是可以像螢火蟲發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