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01) 人生不歹運

我如胖鯽魚,經常擺一張麻木的臉,主卻來勉勵:「有水、有草就該喜樂。」

跟隨上帝很有趣,不會淪成悲慘的宿命論者。有些人自嘆一生所遇不逢時,其實時間都在主手中;一生遭遇真歹命,其實生命需要主引領;一生實在真不幸,其實有祂愛的考量。

小時候,我看過原始的歌仔戲——「落地掃」。一個女人在路邊,手拿掃把掃個圈,大家就圍站在圈外。她擺個身段就唱起,沒有樂器奏,沒有絲弦配,沒有人打鑼。全用原音,一人的戲團。她歌唱一生的不幸,唱到激情處,淚水直流;唱到痛苦時,聲悲音嘆。唱畢,大家給她幾角錢。她道謝後,拿起掃把走上路,消失在人群中,卻沒有從我的記憶中消逝——做人真歹命,命運作弄人。

這種悲劇性的認命,一直在我的下意識裡。信耶穌之後,觀念才逐漸改變,我以為一生如悲嘆調,其實主為我重譜。人生如麥在顛簸,仍有主扶持;如草被搖晃,仍有主剛強;如泥被泡軟,仍有主美意;如鳥繫籠中,仍有主自由;如浪有起伏,卻在主手中。我如愛哭的屁屁蟲,經常躲在草裡哭泣,主卻來安慰:「別人說的一些話,你也不用太在意。」我如胖鯽魚,經常擺一張麻木的臉,主卻來勉勵:「有水、有草就該喜樂。」

喜歡如此的安慰,「我的怒氣漲溢,頃刻之間向你掩面,卻要以永遠的慈愛憐恤你。」(以賽亞書54:8)。誰說人的一生是憂鬱,誰說命運是悲慘?不!台灣還有一個快樂人。

主,我感謝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