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20) 我是環保小驢駒

他問我說:「你懂植物病蟲害嗎?不懂吧。依我看,這裡根本是病蟲害的問題。」

为数不多的早年工作照

我年輕的時候,「環保署」還沒有成立。許多田間的問題,需要專家去鑑定,作為損害賠償的依據。水與土壤是我的專業,經常替受污染的農民發聲。有一次T地方的農作受損害,我提工廠污染農田,業主需賠償農民。業主厲害,請來一位植物病蟲害的學者,他問我說:「你懂植物病蟲害嗎?不懂吧。依我看,這裡根本是病蟲害的問題。」病蟲害的問題,是農民管理不當,工廠不用負責。結果成判決。

這判決對我很重要,我下定決心出國深造,繼續補所學之不足。我到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Davis)唸書。到學校不久,就看到學校舉辦「環境污染與作物病蟲害研討會」。我才知道這兩者有關,環境污染會誘導病蟲害增加。

更重要的是,我學習看事情要先看第一因,而非第二因,或第三因,才能從基本處解決問題,而非解決外表的現象。我學成又回國服務,我已懂許多,田間經驗也豐富,常為弱勢發聲。國家從來不重用我,我難過多年,但是感謝上帝,祂另有使用。我多年自認是捍衛台灣環境的最後一道陣線,上帝問我:「到底是我,還是你?」。

我不能不服氣,即使擁有再多的知識與經驗,也無法改善第一因。許許多多的問題,深植在罪與人性的軟弱。在那個黑暗泥濘地,一萬個我進入,也陷下去。怎麼辦?「耶和華卻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以賽亞書53:10),我的主壓傷在那泥濘地,使地得堅固。在黑暗地痛苦,使那裡得光明。在罪上捨身,付清罪贖價。

小驢駒現在仍期待,與主同在去蹓躂。祢將我放在許多的孩子當中,帶他們認識大地的美。我是祂是小驢駒,常被解栓帶出去。小驢駒就跑出去,卡拖,卡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