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28) 老師與睡蟲

可不可能全班都睡著,老師還是快樂的教?

成為一個老師,是單純的事,所教是所愛,所愛是所教。

當一個老師在講鳳梨好吃時,他就是鳳梨;教西瓜很甜時,他就是西瓜;教花朵美好時,他就是花朵;說稻米怎麼生長時,他就是稻米。怎麼一個人同時是鳳梨、西瓜、花朵與稻米呢? 那是生命。喜悅的生命披上什麼,就成什麼。活潑的生命染上什麼顏色,都是好看。

分享的好與不好,在乎源頭,外在關係不大。可不可能全班都睡著,老師還是快樂的教? 我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景況。不過喜悅的分享,像是華爾茲的曲調,讓每隻睡蟲,孵化、變成蝴蝶飛翔起。像是進行曲的步伐,不能孵化的睡蟲,就會被踩死,醒了就復活。

不要太在乎「評鑑」,那是憂鬱王國搞出來的門檻。不要太在乎「評語」,那是苦悶大地長出的荊棘。我們要快樂往前,大步邁出,才能救出憂鬱城堡裡,不知方向的一代;要吹響短笛,跳躍而行,總會有孩子,成排跟上。

「報佳音」(以賽亞書52:7) 的原文,祇有一個字,傳報的人與所傳的佳音是合一,不分開。如同牧羊者帶著羊群去吃草,牛仔領著牛群去喝水,壯士攜著擄物出城,都一同喜樂,不分彼此。

喜樂的回聲,一定歡娛。太陽升起,今天一定又是佳音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