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31) 秋日,白蠟蟬

牠是非常可愛的昆蟲,是「蟬」,卻不會叫。有翅膀,卻不太飛,名字有「白」,卻不全是白色。頭部有根長長的突出物,狀似燈籠,卻沒有光。

渡边氏长吻白蜡蝉

牠是非常可愛的昆蟲,
是「蟬」,卻不會叫。
有翅膀,卻不太飛,
名字有「白」,卻不全是白色。
頭部有根長長的突出物,狀似燈籠,
卻沒有光。

九月的烏桕,果實已經長出,葉子也準備轉色。這是到烏桕樹下,觀看白蠟蟬的好時期。當樹葉開始掉落,吸飽樹汁的白蠟蟬就會躲起來,直到隔年的四月,樹葉茂盛長出,才會再出現。白蠟蟬總是癡情,認定烏桕。在樹幹上靜巧巧的吸其樹汁,好像口渴的人抱著西瓜吸西瓜汁,一樣的享受與滿足。

白蠟蟬與烏桕之間一定有些默契,不是我所瞭解。昆蟲與植物之間的有些密語,不是我所能猜透。何況現今的科學,對白蠟蟬的認識,幾乎繳白卷。但是,這無損我們對白蠟蟬的喜愛。上帝差派許多的昆蟲,來做我們的老師,給人教導、提醒與勸誡。這是我在疲累、灰心之時,寧願在野外找昆蟲,也不願在電腦前得藉慰。上帝總讓昆蟲,給野男人帶來喜樂。

生物判斷外來的信息,有兩種方式:「信息」(signal)與「暗示」(cue)。信息是有意義的給出,暗示是自己的猜測或誤判對方無意的給出。過度敏感的生物,會常將對方無意的信息,當成有意的暗示,以致自纏自缚。我在年輕時,女孩子看我一眼,我就以為她喜歡我,落入單相思的苦境,一場接一場。幸好,我的妻子救了我。

白蠟蟬也是過度敏感的物種,白天大都在烏桕樹幹的基部活動,遠遠聽到人的聲音就爬到樹上。有人在樹下看牠時,牠就轉到樹幹的背面。我看到牠滑稽的繞樹行為,知道白蠟蟬的緊張與誤判。白蠟蟬的缺點,老是「自覺驚嚇」(耶利米書21:4),經常自己嚇自己。也如同人犯了罪,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創世紀3:8),聽不見上帝的信息,卻受罪的暗示,產生偏差的逃避。

不讓偏差的心思影響我們,脫離自我的纏累,何等需要主的救恩,「解開你頸項的鎖鏈」(以賽亞書52: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