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41) 面對辱罵,不存於心

罵對我造成最大的傷害,是控告讓心受壓,我一直學習甩掉辱罵,不放心中。

在台北的木柵遇到早期採茶工人,收工時,吃飯菜的大鍋子。

「罵」有六種,第一,權力的表示。我居上位,罵是執行的鞭策。第二,憤世忌俗。我居下位,看不慣就罵。第三,個性急。一不如己意,不滿立刻引爆。第四,輕看他人。罵是輕視他人的言語,折損他人的態度。第五,懼於負責。沒有背負,就有力氣罵人。真正背負重任,連罵人的力氣都沒了。第六,想斷絕關係。以辱罵造成藩籬,希望你離開。

我剛教書時,過去公司的主管,是我的老師,希望我暫「代」組長,直到找到合適人選。我的熱情,輕率答應,以致數年之久,每年需要負責十多個研究計劃,4~5人的薪水。每個月5000元的「代」組長費,還要背上對學校不忠的指控。這是年輕時熱情快於智慧,莾撞勝於審慎的慘痛經驗。

我拿著空碗,遊行各政府單位,向人討飯。我承受許多種類的罵,辱罵、嘲弄、詆譭、侮辱、譏笑等。這是多麼有趣的世界,有如此多種的表達;這是多麼軟弱的世界,總要折損人的價值。罵對我造成最大的傷害,是控告讓心受壓,我一直學習甩掉辱罵,不放心中。

水利署的前身叫「水資局」,主管是我的學長。有一天,有人安排,讓我去拜訪他。我與他素未謀面,我尚未開口講任何一句話,就被他痛罵一小時。事後,安排的人向我抱歉,「主管今天心情不好,氣就發在你頭上」。

我們的一生總從負面的榜樣,學到正面的功課。日後,我若是一個尊重屬下的主管,學長已給我打一預防針。

「不要怕人的辱罵,也不要因人的毀謗驚惶。」(以賽亞書51:7),我知道我的主認識我,祂知道我當學術乞丐的緣由。祂先給我力量,讓我日後堅固我的學生。讓我們一生經過火窰,出來沒有燒焦味。

《河馬食堂(341) 面對辱罵,不存於心》有一个想法

  1. 老师,看到这篇文章。内心难以平复。跨越时间地理空间,您解答了我两年之久的困惑。感谢主接着老师的经历和笔,写下对我们的在主里的劝勉。读您的文章已有三年。是我人生最大的收获。如父如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