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62) 誰是大章魚

背部沒有手防衛,腳也很難向後踢,但是背後傷害我們的人,他們的背後還有主的手在節制。

「老師,你知道嗎?」有個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對我說道。「知道什麼?」我好奇的回應。「現在的學生很難教。」他感嘆道。「噢?」我心想這是很多老師的心聲,怎麼這學生也會如此體會。

「這學期,我去輔導國中生的數學,一星期一次。他們根本坐不住,一個小時我教不了一題。」他說明道。「怎麼會這樣呢?」我驚訝道。「是啊,我無法瞭解他們在想什麼?」學生說。我想讓國中生去教小學生數學,也會有這種感受吧。原來,每一代教下一代,都是不容易的事。我向這位學生道謝,他給我一個重要的體會,我們原來是戰友。

無論是教導,或與他人互動,一定會有相互不瞭解,造成的傷害。你在我的背後想我,我在你的背後猜你。當誤會多於真實,難免有傷害、傷情,或傷力。但是,一個人要不受別人的傷,是將自己關在自屬的監獄裡。一開始就怕受傷,就會斷絕互動。不怕受傷,才能互動產生。相互瞭解,反而不易受傷。與人交往,如同呼吸,不呼就不吸,有呼才有吸。

與人交往,不是只考慮自己,想遮掩自己深處的孤單,這種關係遲早會凋萎與分開。我們必須健壯,不要只顧自己,否則會像深海大章魚,一上來就想吸住對方,拖到自己的深海裡。

「人打我的背,我就任他打。」(以賽亞書50:6),背部沒有手防衛,腳也很難向後踢,但是背後傷害我們的人,他們的背後還有主的手在節制。真正的武林高手,是「任他打」。打久了,打在背上像按摩,舒服、舒服。

教導者不防衛,是朵踩不死的玫瑰。而非像大章魚,背後還有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