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63) 自閉症孩子的謝謝

我趕過去,她一直向我道歉:「在孩子心目中,你是個按摩師,不是台大的教授。」

「謝謝。」E.對我說道。我驚訝的看著他,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E是自閉症的男孩,骨肉癌的患者。我在台大醫院遇到他時,他已是癌症末期。他坐在門診的沙發椅上,不舒服的輾轉身體。我的妻子去探望他的母親,我在一邊沒事做,就幫他的背部按摩,他就安靜下來。E不太說話,若說話只說一個單字,不會說兩個字。他要我停止,就說「謝」。

後來,我每次看他,就為他按摩。他最喜歡站在醫院二樓的窗戶,看著外面的噴水池與鯉魚,看幾個小時。有一天下午,我在學校開主管會議,E的母親打急電給我:「孩子很不舒服,需要你來按摩。」我趕過去,她一直向我道歉:「在孩子心目中,你是個按摩師,不是台大的教授。」我說:「沒關係。我在唸大學的時候,學過按摩,本來就為了服事人。」我替他按摩時,心中也為他禱告,祈求上帝幫助E。她說:「你的手勁大,孩子很舒服。」其實,我開會很久,已覺疲憊,到此按摩,幾乎用了僅剩的體力。不久,E對我說:「謝」,我就休息了。

為一個癌症末期的自閉兒按摩有用嗎?最後一次,我為他按摩時,他對我說:「謝謝」。她的母親說:「這是孩子第一次說兩個字的話。」五天後,他就過世了。教會為他舉行追思禮拜,我知道E不再受痛苦,我應該為他高興,但是我的眼淚還是不爭氣。

我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無」(以賽亞書49:4)嗎?我教過許多學生,我知道許多學生會抱怨,會爭取。但是我是在台大醫院的一角,聽到一個病童對我說他人生第一個「謝謝」。

我才體會當個按摩師,真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