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68) 從失戀中重站起

我在大學一年級時,在營會遇見一個女孩,心儀對方的氣質,就自認是「上帝給的那一位」。

在我成長的過程,上帝藉許多人幫助我,其中有一個老媽媽,長期是我與妻子的禱告同伴,一直到今。我在1979年認識她時,正處於一個感情的低潮期。我在大學一年級時,在營會遇見一個女孩,心儀對方的氣質,就自認是「上帝給的那一位」。以後三年,不想別的女孩,不與其他女孩交往,等到大學四年級向對方告白,對方已有男友。紅蘿蔔第一次走上愛情的舞台,就變成斷頭的刑台。紅蘿蔔哭紅了臉,也沒有用。怎麼自認的「上帝旨意」,會這麼不準?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還是上帝跟一個純情男開玩笑?

其實答案很簡單,任何有氣質的女孩,都會有許多男生追求,自己沒有去追求,只在一邊單相思,是斷送機會。誰說上帝給的那位,婚前不能有任何異性喜歡?誰說別人不能去追求?但是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就是搞不清,攪在情感裡,腦筋像漿糊,走不出低潮。我對信仰很追求,在教會擔任許多服事,走不出這種幼稚的情感,更自覺羞愧。自己像隻小蚯蚓在吹大牛,牛皮破了,原來自己只是愛哭泣的小蚯蚓。這時有位老姐妹,我都稱她尹媽媽。她的家有個禱告會,邀我參加。不再是追求服事,而是我的療傷處。療傷,是更深信仰的面對。

有一天,我問她:「像我這麼認真信仰的人,怎麼會走不出這段感情的泥沼?」她說:「有人在一樓摔一跤,爬到三樓也摔一跤。這一跤與那一跤相同嗎?」我說:「相同。一樣會摔跤,幹嘛還要上三樓呢?」她靜靜地對我說:「不相同。三樓離主更近,離主近的人也會失敗,也會跌跤,但是意義不同,所學的功課不同,將來的體會也不同。不要因為跌跤,而輕視自己,否定過去的一切。主耶穌愛你,祂有美意。」

我漸漸體會,生命的軟弱,個性的柔弱,如同「草必枯乾,花必凋謝」(以賽亞書40:8)。該枯就枯,不用眼淚去澆灌;就凋就凋,不用連自己去陪葬。不是一頭鑽入情感的旋渦裡,而是信靠「惟有我們上帝的話,必永遠立定」(以賽亞書40:8)。我學習冷靜,慎思明辨。靠主,再上一層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