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90) 相對與絕對

如果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可能會成為憤世忌俗,或精神病。我轉向主耶穌,向祂禱告,求祂讓我明白什麼是絕對。

科學像是一顆球,
不要一開始,就進到球裡面,
看這球有多大。
而是先到外面,
看這球有多小。

我的求學過程,有一次挫折,卻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我是認真的學生,讀過許多的書,寫過許多的測驗卷,參加不少的模擬考,經過幾位著名老師的調教。一心一意地想考上大學,給我的父母有些回報。1972年的聯考,我考的失常,最低分的科系也沒上。

那是苦悶的一年,我開始思索這個世界,對一個認真的孩子,這麼如此殘忍。適者進大學,不適者淘汰,到底有沒有問題?聯考給我最大的祝福,是讓我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的體系。我期待認識絕對,否則一生都將落在比較的制度裡。這成為我的信念,世界給的風光,是相對的風光;世界給的成就,是相對的成就。相對是比較來的,但是什麼是絕對呢?

這樣的思索,如果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可能會成為憤世忌俗,或精神病。我轉向主耶穌,向祂禱告,求祂讓我明白什麼是絕對。而不是讓我的一生,都為相對而努力。像聯考,以預設的制度,要我就要我,不要我就丟棄我。

一顆受創的心,不容易被撫平。一個深處的尋問,沒有立刻得滿足。祂加深這個創傷,好成為我的標記,屬靈的性格,與日後工作的角度。當年我若輕易考上大學,進入大學會參加各式的活動,可能就失去懷疑世界,與單單到主面前的求問。沒有學校可唸,仍有一所曠野學校,讓我學習上帝是絕對。

1973年,我再考聯考,進入大學。後來取得博士學位,成為大學教授,逐漸有名望,獲得許多獎,被許多團體聘請。改變的是身分,心裡沒有變。我仍視一切所學為相對,因為我知道絕對。當一個人跟隨上帝,他可以喜歡所有的學科,這一切都是祂造的。「因著信,就知道」(希伯來書11:3),我需要有祂的看法,才知真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