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丁堡的小徑尋找馬克斯威爾(James Maxwell, 1831-1879) 的足跡

我所敬佩的科学家──麦克斯韦尔。我从中学读过麦克斯韦尔定律,2008年读过麦克斯韦尔的英文传记,我期待有一天去爱丁堡,参访麦克斯韦尔的家。

我所敬佩的科学家──麦克斯韦尔。我从中学读过麦克斯韦尔定律,2008年读过麦克斯韦尔的英文传记,我期待有一天去爱丁堡,参访麦克斯韦尔的家。

2014年8月,我给自己订下15天的麦克斯韦尔之旅,走访麦克斯韦尔重要的行程,以回忆我对所爱科学的亲身体验。

爱丁堡古老的街道,依然保持19世纪中叶的原貌。我走在街道上,呼吸着海风带来的潮湿,听着街道上的足音。

我找不到路的时候,还问当地的警察,我说:「爱丁堡的夏季,怎么这么冷、又这么湿!」警察说:「What a wonderful day!」

我的心是激动的,我很可能是台湾少数的科学家,能亲自走访这趟路,我也期待有一天能写下麦克斯韦尔的故事。

当我看到这几个字时,我就知道到了。我在台湾,就跟麦克斯韦尔基金会有约,在下午2点时,我会抵达。这个基金会一天只能接受4人参访,我在一个月以前,已经排定行程,我心里想:为什么一天只接受四人?

在国外有「爱书者的旅行」,我相信台湾迄今没有,出国旅行仅仅是认识一位作者。

这是爱书者旅行团的行程。我相信一个国家的深度,从出国旅游所安排的节目可以看出。

爱丁堡是个美丽的城市,古老的旧城,依山而立。麦克斯韦尔的家是位于旧城之外,天气突然好转,给我带来心里的愉快。

我在下午1点59分抵达,从台湾千里而来换过飞机、火车、公交车、走路,竟然早到60秒,这就是麦克斯韦尔的家。

麦克斯韦尔的家,已被英国列为重要文化所在。麦克斯韦尔基金会的会长与我见面,他是英国皇家学院的院士。

我按了电铃,在外面等了5分钟,他才来开门。我原本内心十分焦急,等我见他时,我才知道原因。他已经将近100岁了。

我们一见如故,谈了将近3个小时,我有备而来,问了许多问题,他在这边已经35年。每天都等着世界各地前来的麦克斯韦尔迷。在我一生中,这是宝贵的一天。

我目睹麦克斯韦尔的手稿,我的心激动地不得了,我读过他科学的定理,但必须承认,我不认识这人。我自费前来,我带着我的家人,花了将近50万,就是为了这个时刻。

爱尔兰科学会,麦克斯韦尔第一篇科学文章发表,那时他13岁,从此展开他对科学重大贡献。

这是我看麦克斯韦尔基金会内所藏的马克斯威尔的著作。我们读了许多科学文献,我们鲜少读过科学家本身的日记、生平、信函,我认为这是科学的阅读,把科学家当成人阅读,而非仅停留在科学公式中。

我也看到麦克斯韦尔的书架上,放着他好友的作品,我拥有这几本书,这是我与麦克斯韦尔基金会主席有更深的交谈内容。

麦克斯韦尔的书架上,我看到他最景仰的人——法拉第和他的日记,20年前,我前来英国,主要是拜访法拉第的家,写了法拉第的故事。

麦克斯韦尔的家变成特殊的科学教室,供人在此对科学的理论,可以互相讨论。

麦克斯韦尔是位漫画家及文学家。

我难忘他的手稿,在这里,我可以尽情地拍摄。

我与麦克斯韦尔的画像,他是西方人、我是东方人,但在科学的探究上,没有东西方之别,只有真理的探讨。

我从麦克斯韦尔的家望向周围的环境,仍保有100多年前的情况。英国是个古老与近代交错的所在,保留了许多古老的建筑,成为他们都市的特色。

我在麦克斯韦尔的家,慢慢地浏览,小小的楼梯却代表着物理科学进步的阶梯。

麦克斯韦尔在学生时代所参加的教会,他最好的同学Lewis Campbell后来成为这所教会的牧师。

麦克斯韦尔的雕像,他与他最喜欢的狗,手上所拿的是他科学所拿的仪器,他认为准确的科学不仅是数学,还有实验搭配,因着信念,他建了普世第一所实验物理学系。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来看这个铜像。

只为了想拍到阳光光线好的照片。

我到爱丁堡麦克斯韦尔所读过的中小学,这是一所12年制的学校,目前依然还在,被称为苏格兰最好的中学。

这是中学的名字。

我在中学的门口。到国外的旅游,我喜欢和当地居民相处,我住在民宿中,我与前来的游客有更多交谈时间。

我没有时间的压力,我没有固定的旅程。科学自由行的乐趣,就是自己想听苏格兰的风笛多久,就可以听多久。

这是著名的爱丁堡大学,麦克斯韦尔在此毕业。

在欧洲旅游有个好处,无论在何地都可以搭火车,并且车费便宜,有专属的车位。

我前往剑桥,麦克斯韦尔当物理系的系主任,他建立的实验室在1980年以前,已经有100人拿到诺贝尔奖,没有任何单位可以破这个记录。

我前来麦克斯韦尔任教的大学,所有的行程世前已经先预约好了,他们只问我我是Mr.还是Dr.,我在里面有无限制的参访时间,而不需要任何讲解。

剑桥非常的优美,到国外旅游才可以开拓自己的眼界。

著名的康河,我后来在河上划船。我也去参观莎士比亚剧场的表演。

找不到路的时候,还可以向李尔王请教。

好像回到中世纪的美,可以呼吸中世纪学术殿堂的氛围。

啊!剑桥

教我如何诉说妳的美,多少科学伟大孕育其中,牛顿、波以耳、虎克……

这是麦克斯韦尔起初任教的学校——国王学院。

我抵达剑桥大学,实验物理实验室。

走过古老的实验室,巷道的尽头就是麦克斯韦尔的办公室。

大门上用拉丁文刻着圣经诗篇第111篇第2节:「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凡喜爱的都必考察」。

古老的灯光依然照在暗处,给我们有心寻找的人,另一种鼓舞,我也不解,为什么我们近代的教科书、科学传记把这些都除掉了,不让孩子知道,难怪我们的孩子在写麦克斯韦尔公式时,无法知道他的定义与价值。

我进入物理实验室。

麦克斯韦尔给吉布斯(Gibbs)所做的模型。

麦克斯韦尔的仪器,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仪器可以发现这么重要的定理。

今天剑桥大学物理实验室的大门口,仍是挂着圣经诗篇第111篇第二节。

出国旅行我喜欢喝各地的咖啡,慢慢品味、也慢慢思考我所看到的。

我是个幸福的男人。

不只喜欢科学大师的探索之旅,也喜欢到乡下观看农家的博物馆……

这是砍草器

穿着公元前300年、罗马时代的衣服,提供给各国来的游客拍照。

相关文章

同學,科學家需要上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