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主,又可以愛物理學嗎?

我愛主,但也愛物理。

電學大師法拉第的聖經與手稿,英國皇家科學院。

「人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你們就鞭打他、有這個例麼。」(使徒行傳22:25)

使徒行傳用很長的篇幅,講解保羅在議會所面對的狀況,遠超過初期教會的聚會方式與信徒的生活。這是很有意思的安排,應該有許多值得我們體會。

使徒保羅愛主、認識主,又有處理事務的精明、幹練。他是羅馬人,又沒有定罪,別人就不能隨意欺侮他。他給我們一個榜樣,愛主與精明,並不相互衝突。

這也是大衛給我們的見證,在世界,他善於帶兵打仗,在上帝面前,他是躺卧在青草地上的小羊。這兩種不同的特性,竟然可以共融在一個人的生命裡。

在學生時代,當我唱「單單愛耶穌」、「單單渴慕耶穌」等詩歌,非常困擾。因為我也愛「物理學」,許多弟兄姊妹舉手、閉眼,唱得很投入,我卻唱不下去。這是有幾年之久,我會成為靈修式聚會邊緣人的原因。

我愛主,但也愛物理。單單愛耶穌,是不是應該放下物理學?是不是有排斥性,可惜編詩歌、帶詩歌的人都沒有解釋,他們過得去,我卻過不去。他們唱得下去,我卻掙扎在其間。

我在掙扎中,能安然度過,是我讀「物理學」時,有時會被聖靈澆灌,有時會有主深深的同在,我漸漸明白,可用物理來敍述主愛的強度與深廣,方便用大自然的現象,講述主的愛,我才放心自己沒有偏離主道。

同學,是的,我「單單愛耶穌」、「單單渴慕耶穌」,不只在聚會,也在物理的領域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