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成功的定义

「老师,什么是成功呢?」

有次,我受邀前往一个富有从业人员所组成的团体去演讲。

回家后,我对妻子叹道:

「唉,我过去是不是太喜欢读书,以致漏掉许多赚钱的机会?」

妻子看着我,回应道:

「不!幸好你过去是太喜欢读书,以致减少许多赔钱的机会。」

有一天,我一进教室,准备与学生分享我带来的内容。有个同学举手,急促地问道:「老师,什么是成功呢?」「嗯,你声音可以大一点,再问一次吗?」我微笑道,用反问来争取思考的时间。那同学又大声问一次。

「噢,你在问什么是成功?这是个好问题。成功是环境在改变时,人不改变。会改变的,就不是成功。」

「这是什么意思?」学生不解道。「我在学生时代,与当教授时的收入差很多,但是我现在的生活水平,与学生时代几乎一样。一个人的生活水平,不因收入的增加而改变,就是成功。例如我现在上课时所穿的衬衫,是三件一千元的货色(编者注:单位是新台币),夜市场的路边摊货。我用的领带,是在三条一百元折价时买来的。」我宣布道。

「在哪里可以买到三条一百元的领带呢?」有个学生突然打岔。「本课不做置入性营销,不能告诉你店名。不过,你若到校园旁的汀州路,东南亚戏院对面的那一家百货店,你就可以看到。」我说道。「老师穿那么便宜的衬衫与领带,看起来还是帅,彷如玉树临风。」有个女同学打趣道,引来全班的笑声。「这是无庸置疑的,老师的帅,几乎可在帅字的后头,加est,前面再加个定冠词the,这是师母说的。她常对我说,『一个男人的帅,在他的谈吐,不在服饰。』」我说道。

「将这种生活水平当成享受?老师是个守财奴吗?」有个同学问道。「不!在我们家,我执行花小钱,师母执行花大钱。长期以来,各有分工,相安无事。」我说明道。「所以老师存很多钱,每天还戴着三十九元的领带,在校园里逛来逛去,这叫成功?」同学依然不解地问道。「是的,我当学生时,就是这样子。例如今年有人请我去演讲,我讲了几次,没拿演讲费,因为我的生活已经够用。后来他们大概觉得过意不去,就送给我一条巴黎制的领带与领带夹。我一看这东西来自远东百货的专卖店,要价六千二百元,一时喘不过气,临风的玉树差点倒下来。后来,我赶快将这条领带,放到领带堆里,与其他的领带一视同仁,继续保持简朴生活。」我说道。

「老师,怎么会以这种简朴为甜蜜呢?为何不在乎,师母将大钱花到哪里去?」有个女同学追问道。「简朴不是吝啬。简朴是以已有的为满足,没有的也不用与别人比较。吝啬是以己有的为不满足,总想与别人比较。亲爱的同学,爱是『凡事相信』(always trusts),爱里不用与别人比较,在比较之下永远没有真正的幸福。我相信我的工作与薪水是上帝给的,我享受上帝所给的每一块钱,与所带来的东西,包括三十九元的领带与六千二百元的领带。至于师母所花的,她会事先征询我的意见,并得到我的认可。我花大钱的时候,手会抖,她比我坚强,她的手不易抖,所以手会抖的事由她执行,我祇负责买豆浆与报纸。」

有同学继续问:「大钱与小钱是怎么区分的?」,「花钱的数目,若让我的心会痛,就叫大钱。心不痛,就叫小钱。」我用手按着心说道。「老师祇花小钱,从来不花大钱吗?」学生愈问愈仔细。

「我大笔的支出,大都是用在书籍相关的费用。例如在写『法拉第的故事』时,为了找第一手的资料,在伦敦住了几天。每天的旅舍费约一万元,那还只是间二星级的旅舍,连厕所都要与人共享。我在写『南丁格尔与近代护理』时,有一次就买了几万元的书。当时,我有一点迟疑,师母问我:『真的需要这些书吗?』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她立刻拿出信用卡,爽快地说:『刷!』,『但是,我们的皮箱不够装,如何将这么多书带回台湾?』我问道。她却肯定地说:『很简单,再买一个皮箱。』当年,她祇要像我那么迟疑,现今的书店就不会有『法拉第的故事』、『南丁格尔与近代护理』这两本书了。」

「师母怎么会对你这么大方呢?」同学继续问道。「她知道我的一生不赌、不偷、也不抢。我每赌必输,没有赌赢的恩赐;想偷也偷不到,连自己的袜子也常找不着;心肠太软,抢也抢不过人家。读书是我对人生意义探讨的一个方式,所以是我的爱好,她在我最在乎的项目,大力的支持。我每次出国旅行,带回来的书几乎占行李的一半。我也常上网订购一些古珍本,价格更贵。有时向欧洲的图书馆,借阅百年前的旧书,也要花上两、三千台币。花钱会痛,但读书的喜悦,很快取代痛。我常想,将来的天国,可能会有一间书永远看不完的图书馆。

「老师在什么时候,开始爱上读书?」有个同学终于问到关键处。「大学一年级。亲爱的同学,我不知道你们带着什么样的心,来念大学?我知道,我是带着一颗深深饥渴的心,进大学之门。念大学时,所带的容器愈大,有一天,带走的就愈多;带的容器若小,毕业时,带走的就少。一颗饥渴想学习的心,是大学无法给学生的,学生必须自己携带前来。当你有这样的心,会发现心在哪里,财宝就会跟到。而非财宝在哪,你的心才赶着过去。」我仔细说明道。

学生没有再往下问,我也喜欢上课时有片时安静,让学生思考,消化讨论的内容。末了,我再说道: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的时间可以赚钱?
还有多少的力量可以搬大量的书?
但是,我知道,当没有薪水的时候,
在鱼的嘴巴里,可以找到,
在鸟的翅膀下,可以拿到,
在花朵的蕊中,总在那里,
在石头的缝里,藏了不少,
在云彩之上,也有很多,
在阳光之下,还可以照出更多。
我怎么会有如此的看见?
因为,好的书本告诉我,
找到真理的途径。」

〈课后点滴〉

「大学时代渴慕学习的心是怎么来的?」学生问道。

「来自个人的尊贵感。我知道生命存在是独特、尊贵、不可能再重复的。在高中时代,社会赋予学生的尊贵感是考上前段的学校、热门的科系。我认为这种外界赋予的尊贵感,是纸糊的,如同未泡熟的水泥所涂的墙,水一冲,就冲掉了。我羡慕的尊贵,是我当时说不太上来,一种水冲不掉,时代、社会都改变不了的。」我说道。

「寻找尊贵感,使老师在学生时代考试不作弊,作业不抄袭吗?」学生问到我上星期的上课内容。

「是的,作弊与抄袭是羞辱自己的名,不公平地对待同学,有损老师对我的信任。」我说道。

「不逃课也与此有关吗?」学生再追问道。

「我对所修的课,有责任去完成。何况我上课愈认真听,课后我就有愈多的时间与宽松的心情做自己的事。」我肯定地说道。

「唉,很多同学不这么想。」学生叹气道。

「很多人考进前段的大学,就以为自己成功了,进大学就是玩乐与享受。他们大学考试的成功,反而导致大学求学的失败。反之,有人不管成功与否,单单定睛于永恒,甘心做个大学游乐活动圈的异乡人,也有别于不断追求好成绩,人生处处不服输的同学。他扎根于不改变的根基。真正的成功,是那不改变的。」我说明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