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我有时误把政府开会,当成布道会

我体会天上还有一个更公义的,看不见的调查局,在保护屏东的乡民。

1980年,在屏东市政府,举办一场在地环境污染的纠纷与排解,我是委员。这是个敏感的案子,屏东师专已经有人下台。

当时,屏东的「万年溪」又脏又黑,尤其在夏天,臭气熏人。与会者,有人倡言:「国家经济起飞,牺牲河川,是必要之恶。」我反驳:「那经济大佬为什么不搬来溪边住,享受他们的必要贡献?」我提出整治万年溪,屏东纸浆厂必须切实处理污水,否则应该关厂。

我讲到后面,越讲越感动,感动加上一点激动,索性站起来讲。坐我隔壁的委员,拉我的手,暗示不要讲下去了。但是,我想到住在万年溪边的百姓,与受影响屏东师专的师生,长期的无奈又含怨,申诉无门,政府各部门将问题推来推去,像一群大人玩躲避球。我干脆讲个痛快,像在布道会当讲员,直接面对上帝讲。

会后,我问这委员:「为什么拉我的手?」他说:「我一来就摸到桌面下,发现装有录音机,调查局一定在录音。」我说:「谢谢提醒。」哇,话都讲了,已经来不及了。会后,与会的一个委员,真的被调查局叫去问。

2010年代,我又回到屏东的万年溪,看到河水已经澄清很多了,屏东纸浆厂已关了。我又绕去看「东港溪」与「杀蛇溪」,以前建议要优先改善的屏东河流,都净化很多了,真好,我感谢主。我看到改善的河流,会哭。

我只在那位份,尽自己的责任。还有别人,会尽他们的责任。我体会天上还有一个更公义的,看不见的调查局,在保护屏东的乡民。

同学,我不是好公务员,也不善讨好当官的,不会当温和,只会同意大人的委员,因为我有时误把政府开会,当成布道会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