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世界上的植物为什么这么多种?

这个问题可以考倒古今中外,所有自认聪明的人。

Chondrodendron tomentosum

「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

从一开始,植物就在人类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后在漫长的岁月里,人类所吃、所喝、所穿、所写、所住、所种、所看……都与植物息息相关。有这么多经验的累积,人类应该认识大地上的各种植物啰?不!还差得远。世界上的植物至少有八十万种以上,人类知道可吃的约三千种。知道具有药效的约六百种;当作食物的约一百五十种;当成主要粮食的有十二种。除此之外,大部份的植物,人类根本不知道其用途。有时就通称植物具有「水土保持」的功能,或具有「吸收二氧化碳」的用途,或具有「绿化大地」的功用。因此,回到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大自然里的植物,为何会有这么多种类?」

这个问题可以考倒古今中外,所有自认聪明的人。例如五千年前,传说中国的神农氏就知道尝百草,百草?还是不够多。希腊时期的哲学家,知道三百六十种植物的用途,罗马时代约增加到六百种,这也不算多。

人类对于植物用途知道的少,也算是一件严重的事吗?是的,宾州大学的植物学教授哈斯博格(John William Harshberger, 1869-1929),他是个基督徒,他认为人类对于大多数植物的不了解,将难以体会上帝的创造奇妙,也不易明白植物的用途;过度砍伐植物,可能会让对于人类有用的物种灭种。为了更多认识未知植物的用途,他建议应该向各地的原住民学习对植物的使用,因此1895年他创立一个新字ethnobotany(民族植物学),意即用古文化的观点去了解植物,他被称为「民族植物学之父」。民族植物学是很难的学科,除了要有植物学与文化学的知识,还能讲原住民的语言,与他们同住,为他们所接纳。

他曾经到中、南美洲旅行,记录原住民对植物的使用,例如亚玛逊人挖取热带雨林中一种爬藤植物的根,将根磨碎取渗出液,这种液体又黏、又黑、又臭,在地人称此为「ampi」,意即「毒」,将这液体涂在吹箭上,箭射到猎物,猎物即麻痹倒地,束手就擒。他称这种外界不知的植物为血根草(Chondrodendron tomentosum),并认为植物内可能含有影响神经的化学物质,值得进一步的研究。更有趣的是,他发现亚玛逊人将这液体也当成药物,若有人突然发疯,喂食少量,病人就安静了。后人果然发现这植物含影响肌肉松弛的成份,称为箭毒素(d-tubocurarine),是一种麻醉剂,此外又可作为利尿剂、排出肾结石、重症病人的镇定剂等。

更引人深思的是,上帝起初创造植物,是要给人类「作食物」(创世记1:29),与给「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青草给牠们作食物」(创世记1:30),怎么有的植物会有毒?而且成为猎取动物的麻醉品?上帝会创造毒草吗?如果上帝创造毒草,祂为什么「看是好的」?

哈斯博格发现原住民的捕猎非常倚赖血根草,否则要奔跑老远,才能追到受伤的猎物。但是血根草生长缓慢,亚玛逊的原住民必须等待血根草生长较多时,才取用。在这等待的期间,热带雨林的动物是安全的,继续繁殖。血根草需依附在其他的树木上攀爬生长,原住民就大力保护树林。树林获得保护,动物就更有栖息隐密之处,躲避猎捕。血根草的功效还不只在化学效用,而且维持热带雨林-原住民-动物间极为巧妙的平衡。我们不能以人为中心,评判上帝创造血根草的原意,而是用较大的尺度,与长远的眼光,才知上帝创造的美意。

上帝竟用一种渺小的植物,在维持热带雨林在地人类与动物长期的存活,这是何等地奇妙,难怪上帝视这植物为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