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挂琴的柳树

他将琴挂在柳树上,将喜乐留在边境。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将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诗篇137:1-2)

我在念大学的时候,
有一个辅导,
每星期四晚上,他陪我与五、六个同学,一起读考圣经。
有一晚,他迟到,
我们等他,
他前来时,
不像以往见面时,就与我们寒暄,
他低头祷告,
祷告时,他就哭了,
后来愈哭愈利害,
一直擦眼泪。
我们不知道他遭受到什么重大的打击。
当他停止了哭泣,
我们问他:「怎么了?」
他低着头说:「我的职务升级了。」
「那不是可贺的事吗?」我们惊讶道。
「是吗?我将更没有自己的时间与体力了。」他说道,又继续与我们读圣经,
不再提这件事。
不久,他真的是没有时间与体力。这个持续四年的聚会停了,
多年后,我才知道那一晚上他所升任的工作,
拥有很大的权力与很高的薪水,
他,竟然在升官之夜祷告哭泣久久。
他给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什么是成功?」

当巴比伦灭掉以色列后,掳掠部分的以色列人,成群地带到巴比伦。当这些被掳的人,经过底格里斯河,进入巴比伦的边界之前,上帝感动其中的一人,写下这首诗:「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我们将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他深深地悲哀,回想到耶路撒冷所在的锡安山,一度是他的家园,也是他们敬拜上帝的地方。

他是个善于弹琴的人,他看到底格里斯河边的柳树(Salix Babylonica),可能就想到以前欢乐地在圣殿敬拜,并举着「河旁的柳枝」,大家一起歌唱、奏琴、跳舞、赞美上帝。曾几何时他们转而事奉偶像,忘记上帝,并带下犯罪与淫乱的结果,直到巴比伦的军队攻入,毁去一切。他写下:「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他将琴挂在柳树上,将喜乐留在边境。

希伯来文称柳树为aw-rawb,意即「交叉」(intermix),早期的以色列人用柳树枝编篮子。柳树的树根,也常在河岸边交叉生长,保护边岸。柳树枝大都生长在水边,久了成为河边景致的标志。柳树的树干经过几次分枝后,枝叶就下垂,就称为「垂柳」。植物学家林奈,以巴比伦(Babylon)称柳树的学名,并因诗篇137篇而称柳树为Weeping Willow。柳树可以承受琴的重量吗?诗人可能将琴挂在垂柳的主干,而非挂在软弱的枝条上。

柳树的树皮经常需要保持较高的含水量,根系从水边的底泥吸收营养份。但是水流迅速的河川,底泥都被冲刷,柳树就难以生长。柳树只能长在弯延的河川边,或是水流较缓的河滩。愈多弯延的河川,水流就会多变化,容易给多样的生物栖息,因此有柳树的河川,鱼虾会很多。诗人没有一看到柳树,就拿出鱼竿垂钓。过了这条河,他将为奴,当一个人即将为奴,还有什么好夸耀的?当一个人被掳,还有什么心情与人比高低?有些人也可以做得不错,升到管家的位置,获取很高的薪水。这人日后若升职,获高薪会不会庆祝一番?想再到河边的柳树将琴取回来,再来弹琴欢唱?不会的,他将记念自己的国家,并以自由敬拜上帝为最大的喜乐。

近代的河川人工化,水泥化的河岸,在施工前一定挖除柳树,才好做横板与灌浆。河道拉直,原先河滨的土地就可以作建地,盖出面对河川第一排的豪宅,但是没有柳树的河川,水流少变化,生物种类就变少了,失去了起初原先上帝给他们的祝福。一个喜欢大自然的人,现在已经不会在巴比伦的柳树下哀哭,他会在水泥河岸边叹息,因为他连挂琴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将他的乐器挂在电线杆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