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傳福音?

你可以看見。

「兄弟掃羅,你可以看見。」(使徒行傳22:13)

當我們讀到亞拿尼亞對保羅傳福音,他只講了幾句話,每一句話都很重要,第一句話,「兄弟掃羅,你可以看見。」

傳福音,是用簡單的話,「你可以看見」,而非長篇大論。若有人要長篇大論與我們辯論,是顯示他得救的時間還沒有到。我們省省力,去對真有需要的人傳福音。

傳福音,是與上帝同工。祂的光已照在蒙恩者心中,祂的聖靈已在他們身上作工,我們不過是收割者。作物的成長、成熟,是緩慢的,收割卻是一刹那,是迅速的,不需要花費什麼力量。

傳福音,是帶著上帝權柄的事奉,不用客氣,不用哀求,不用不好意思,不用恐懼。不管對方是誰,你要回轉歸向主。

傳福音,無論對多少人講,信息是直接對個人講,是「你」可以看見,不是「你們」可以看見。因為信主是個人回轉歸向主,不是群體行為;是個人蒙恩,不是群眾運動。

同學,福音是上帝的大能,拯救一切相信的人。

無論什麼狀況,上帝叫我們「放心」

世界在上帝手中,不在人手中。

「放心吧!」(使徒行傳23:11)

抓一個使徒保羅,竟然需要用言語、用誣賴,用慫動群眾,還用招朋引伴,用多數人的力量。可見群眾運動的背後,是懦弱的靈;火熱挑釁的背後,是盲目的心。

上帝在這經節告訴我們,那些結黨結派,來做群眾運動,逼迫祂的僕人,祂都知道。祂對保羅說:「放心吧!」(使徒行傳23:11)。

後來保羅在前往羅馬的海上,遇到暴風,船要任風颳去時,保羅也對驚恐、灰心的眾人說:「你們放心」(使徒行傳27:22)。在無理群眾攻擊裡的「放心」,成為日後風暴中,上帝僕人的信息。

同學,二十一世紀是群眾運動,如同暴風籠罩,將船一艘一艘地颳去,怎麼辦?「因我所屬所事奉的上帝」(使徒行傳27:23)叫我們放心,我就放心。世界在上帝手中,不在人手中。

「查知」裡有盲點

呂西亞是耶路撒冷城的防衛官,是優秀的軍人,但是他無法在公會的爭執中「查知」,而需要他個人到上帝面前,求主憐恤,才能明白。

「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們律法的辯論。」(使徒行傳23:29)

這一段話,是千夫長呂西亞的誤解。他認為使徒保羅的被告,不過是律法的辯論。不,不是如此。

使徒保羅宣講的是福音,是耶穌基督的救贖,是「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羅馬書1:17),是人因信耶穌,成為上帝的兒女,不是律法性的辯論,也不是某種宗教見解的不同。

呂西亞是耶路撒冷城的防衛官,是優秀的軍人,但是他無法在公會的爭執中「查知」,而需要他個人到上帝面前,求主憐恤,才能明白。

迄今,我們也無法在世界諸多的爭執中「查知」什麼,按著所知道的,仍是不知道。求主憐恤,因信而活。

要常存無虧的良心

同學,真正信主的人,是對罪更敏感,不是為犯罪找藉口。對良心更敏銳,而非自我原諒。

7/23,河马教授退休后的再出发,是与妻子在台北万里的竹林下,约 会、祷告。

「弟兄們,我在上帝面前行事為人,都是憑着良心,直到今日。」(使徒行傳23:1)

任何的宗教,教義不同,敬拜的對象不同,儀式不同,聚會不同。此外,還有許多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共通之處—「良心」。

良心比人家差,卻宣稱所信的比較真,絕對是荒謬。自稱良心已有主的寶血洗潔淨,行事確敗壞,絕對是褻瀆上帝。自稱良心很平安,為惡不算錯,絕對是欺哄。

這是個是非不清的世代,有些淫亂之徒,仍在擔任神醫佈道的講員。有些中飽私囊的人,仍自稱是領袖。有些孌童之人,仍在講台上呼召他人悔改。有些有婚外情的人,仍在主日講台宣講。

同學,真正信主的人,是對罪更敏感,不是為犯罪找藉口。對良心更敏銳,而非自我原諒。我們要在上帝與人面前,常存無虧的良心。

學習路加的歷史傳記寫作

路加的心中,彷彿有一根聖靈的指揮棒,在引導他手上的筆,寫出初代教會發生的樂章。

「千夫長又寫了文書」(使徒行傳23:25)

對於有負擔文字事奉的人,路加寫「使徒行傳」的敍述,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路加寫作是有著聖靈的感動,又有「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寫」(路加福音1:3)。

什麼次序?不只是時間發展的順序,有些時間,發生事情的敍述,路加寫得很密集、很緊湊。有些時間,路加就跳過去,隻字未提。路加的心中,彷彿有一根聖靈的指揮棒,在引導他手上的筆,寫出初代教會發生的樂章。

這樂章上,不同的段落,或某一節的音符,後來的解經家可能有不同的詮釋,但是我們要注意的,是那支聖靈的指揮棒。

路加在使徒行傳這裡,有一非常有趣的轉折,記錄羅馬官府間的行文。或許這讓我們學習敍述歷史事件的發展,可搭配官府的行文,多年後,可讓後人循官方檔案的考證,查詢這事是否有確實發生的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