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34) 學生問題速問速答——工程篇

學生問:「老師是個工程師,何謂好的工程?」
我說:「好工程是在被沖毀時,沒有加劇苦難,而成為人與災難間的緩衝。」

mwcs-0_OOpJ

學生問:「老師是個工程師,何謂好的工程?」
我說:「好工程是在被沖毀時,沒有加劇苦難,而成為人與災難間的緩衝。」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134) 學生問題速問速答——工程篇”

河馬食堂(096) 白臉教授

起初我們不明究竟,坐在他身邊,陪他一起看海。

與學生在海邊上課
2016年5月27日,與學生在海邊上課。

科隆(Ray krone, 1922-2000)教授是我「波浪力學」的老師,他長的高瘦,一頭白髮,不曉得是不是皮膚的病變,他的臉比一般白人的臉更白,我們私下稱他「白臉教授」。他講話的聲音很慢,但是走路的速度很快。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在美國黑貓偵查航空隊(Photo Reconnaissance Squadron)擔任P-38(閃電式轟炸偵察機)的機長,多次進入敵人領空,拍攝照片,是提供情報的飛航英雄。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096) 白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