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87) 看哪

如今大學已經沒有開設「科學、哲學、神學與上帝」的課,以致高等教育多斷鏈,大家都學點零碎,失去藍圖……很快抓點應用,趕著到世界打工。

上帝的恩典不是只有恩惠,還有行事的法則。祂讓我們認識祂行事的法則,好叫我們得恩惠,來照祂的腳踪「行」。因此我們查考聖經的目的,是認識這恩典的法則,得到所承受的應許,也靠主行在其中,實踐在世界,見證在周遭,正如「祂在基督耶穌裏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以弗所書2:7)。

我們是主分別出來的人,在我們學習的科學、人文、法律、財經與教育等知識,也與眾人有分別。這些知識可以認知,但都不是最終的理論,而是認識上帝法則的導引。聖經可以將人的知識給與光照,重新闡述這一切,賦與判斷,帶回救恩的源頭。正如所有科學與人文的知識,來自哲學的探索;哲學探索的源頭,來自神學的基礎;神學的源頭,來自上帝自己。只是很久以來,很少人重提這點。

如今大學已經沒有開設「科學、哲學、神學與上帝」的課,以致高等教育多斷鏈,大家都學點零碎,失去藍圖。很快抓點應用,趕著到世界打工。忘了真正的教育,是帶人歸回真正的源頭。教育應是遙指前面的方向,叫人回轉歸向上帝。

因此上帝在聖經裡,多次提出「看哪」(以賽亞書49:12),看哪的原意,是要人注意點,看深點。是帶著提醒,要我們能夠鎖住焦點,認真而看,望斷於主耶穌。

我們所有的知識,都有價值。只有看哪,才知價值中的永恆,主啊,教我如何看,才能看到祢身上。

河馬食堂(383) 自己的一生是給學生的一份禮物

我們這麼喜愛科學,為何當年考不好?

河馬教授與一群可愛的孩子,2018/5/9 夜晚去木柵,看螢火蟲。

這是我在「生命教育培訓班」的講稿,我每次前往教學總希望推出一些有趣、新鮮有趣的教材,免得把生命教育講「死」了。我聽過一位在高中教生命教育老師的分享,她每週按著次序教「如何面對死亡?」、「死亡的尊嚴與意義」、「論自殺」等題目,學生不只不愛聽,還反諷道:「老師一來就講死,妳是在教我們開殯儀館嗎?」我聽哈哈大笑,真是有意思的回應內容,也許我們應該為這種學生寫一本生命教育版的「殯儀館驚魂記」。這也顯示任何學科要推動,絕對不能只有學科專長的教授、學者、官員或是專家,一定要有「教育」的人在其中,擔任樞紐的角色。「為什麼呢?」有學員舉手問道。我想了一下,說道:「讓我來敘述一段故事,也來說明,為什麼一個學工程的老師,會對生命教育有負擔。」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383) 自己的一生是給學生的一份禮物”

同學,一個笨學生成為教授的關鍵?

1973年,我信主,生命有了改變,讀書的態度也在變,我有兩年的徬徨期,與人格格不入,不知變成什麼。

有一天,幾個學生一起來問我:「老師,你常說以前不會讀書,卻成為台大教授,甚麼是轉捩點?」

我想了一下說:「讀書因人而異,有人為興趣,有人為工作,有人為考試,有人為父母等。我曾也受人影響,變來變去。1973年,我信主,生命有了改變,讀書的態度也在變,我有兩年的徬徨期,與人格格不入,不知變成什麼。

大學二年級時,我開始將修的課,考的試,寫的作業,接觸的老師,做的實驗……。當成我向主耶穌的禱告:『祢可以藉這些,教導我認識祢嗎?』

我在乎成績,更在乎認識主。如果沒有認識主,成績如何,又如何?這是我說不出聲的禱告。我是笨人,主耶穌為笨人釘十字架,這是我不了解的事。十架愛,使我期待認識祢。我將學生的本份,當成認識主的路。我是學校的天路客,來了就是要認識祂。

後來,我讀了聖經,知道天上在歡呼。上帝對天使們說:『看啊,看啊,地上有個小子,想要認識我。許多人不要的,他要。』

我讀書的轉捩點,就是這禱告—『主耶穌,我想認識你』。不知怎麼的,書本變成飄在空中的階梯,可以踏在上面往上行,讀書生涯成上行之詩。

成績有高低,但是與祂同行,祂不改變,我不改變。我不敢跟人家講,他們會以為我是瘋子,或是用我一時的表現,來評斷。

事隔三十多年,我才體會那是聖靈的工作,使功課上飽受挫折的學生,發出那樣的呼求。主耶穌放在我心裡的亮光,照亮外面的課本,或研究期刊。我認識了知識,與創造知識又愛我的主。

後來成為教授,是跟上來,不是我的追求。讀書的關鍵,不在我在世界,成為什麼;而是我在祂面前,是什麼。生命的改變,與對主耶穌的禱告,是轉捩。」

「主耶穌,我想認識祢」,仍是我的禱告。

同學,為什麼老師是百年樹人?

為什麼老師是百年樹人,而非百年木人?

有一天,我要對許多人講解照顧樹木的意義,講前有點緊張。忽然想到:為什麼老師是百年樹人,而非百年木人?我思索一下,就去演講。

演講開場時,我說:「有些日常用語,看似平凡,再想一想,實在有意思。例如我們都知道「樹木」一詞,但是在語源學上,「樹」與「木」涵義不同。「木」是植物的象形,側向一筆是樹枝,中間直線是樹幹,左右各撇是樹根。

「樹」有更抽象的意思,有木的形狀,還有「寸」,代表用手扶持。又有「壴」,代表站在木邊,向上仰望。將扶持、仰望,與木放在一起,是多麼有意思的造字法。時代的改變,「樹」與「木」合用,稱為「樹木」,是語源豐富涵義的流失。

我喜歡古老的河洛語,仍稱「樹仔~」,沒有木的音。木的英文是wood,樹的英文是tree。tree與wood,在英文不會合用。

近代的「木」是建房子、傢俱的木頭,樹木的價值將只剩工具,不值得珍惜的。同學,你們要注意:這是語源的誤用,以致樹木不受人重視。

這提醒我,老師是「百年樹人」,不是「百年木人」。老師是學生困難時的扶持,與他們生命的榜樣。不是將教育弄得僵化,成為孩子重擔的人。

我沒想到演講後,有聽眾回應,整場演講,這段開場白對他最具啟發。

同學,如何當個好領袖?

真正的領袖,是期待別人比他強。

1977年,我唸研究所時,「尹媽媽」是我的輔導。我問問題時,她總是靜靜的聽,緩緩的分享。她在聆聽與分享之間,有禱告。

有天,在聚會後,我問她:「如果我爬到第三樓,周圍的人沒有爬得比我高。我是領袖時,要如何當個好領袖?」她說:「爬到三樓的人,一定要告訴別人,還有四樓存在。」「為什麼呢?」我問道。「你若不說,就會成為眾人的瓶頸。別人要上四樓,會被你壓制下去,或是趕走。」她靜靜地說道。

「我若幫助別人上了四樓,他是否輕看,留在三樓的我?我是否失去領袖的威信?」我說出我的擔心。

「不。上四樓的人,會花時間告訴別人,尚有五樓存在。真正令人佩服的領袖,不是霸在高樓之處有多久,而是一直見證建造樓房的不是自己,是主耶穌。」她說道。

這些勸勉,給我很大的幫助。使我知道,真正的領袖,是期待別人比他強。當領袖不是職位的高度,而是生命的高度。

同學,我常向上帝禱告,我的孩子、學生,會比我爬上更高的樓層。

我會為此歡呼,與主一同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