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你要讀聖經

他愈說愈激動,身體都發抖。

1973年,張文亮大學一年級,夜間在宿舍(力行大樓462室)讀聖經。那時他立志將聖經好好讀一遍,後成為大學最重要的一門自修課。

有天下午,我到中視接受採訪。採訪後,我搭電梯下樓,電梯到某樓層時,進來兩個立法委員。我們一起出大門,來了兩輛黑色車子接走他們。後面,跟來一輛計程車,我上計程車。

上車不久,計程車司機邊開車,邊說他在房貸上吃了些虧,要我為他申冤。我說:「我不是立法委員。」他說:「我看你就是。」接著他說當兵時被欺侮,又說家中老母被侵佔土地,要我幫助他。他愈說愈激動,身體都發抖。我便叫他靠路邊停車,照表付款。我下車前,給他一小本聖經,說:「這本書可以幫助你。」

我走一大段路,才回到學校。一路上,我為這個計程車司機禱告。願他讀聖經,讓上帝在他心中說話,幫助他。

同學,我能夠做的,真的少。你們要依賴上帝,強似依賴人;要讀聖經,強似告訴立法委員。

同學,我為什麼是個呆子?

祂在說我,我實在是愚昧。

我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是個基督徒。他給我許多幫助,他告訴我:「承認自己的不懂,是明白的第一步。」。

許多事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期待上帝憐恤我,祂的話讓我明白。

我一生最大的收穫,是能明白聖經一些。我以為明白的那一些,困難來了,將我搖一搖。那一點點,蒸發掉了。痛苦一來,我又落在無知的曠野。只好拿起聖經,求主耶穌帶我找出路。

當上帝說愚昧人啊,「愚昧人哪,你們當心裏明白。」(箴言8:5)

祂在說我,我實在是愚昧。至今,我仍期待明白聖經。困難與痛苦都會過去,留下對聖經的明白。

河馬食堂(302) 我為什麼讀聖經?

我經常看不見主,不明白祂的旨意,不清楚祂對我的心意與作為……

聖經是生命之道,能夠給人新生命。生命的成長需要食物,聖經是生命之糧。生命的健壯需要力量,聖經是生命之能力。這是我清早起床,簡單梳洗之後,閱讀聖經的原因。聖經是我的糧食,何等的美好,正如聖經所記:「你們要留意聽我的話,就能喫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樂」(以賽亞書55:2)。

我軟弱,故讀聖經。我是多憂多慮,多愁善感,思念多起伏的人。經常不知如何行,不知如何行在堅穩的路。聖經的話,成為上帝對我每日的引導。

我近視,故讀聖經。我經常看不見主,不明白祂的旨意,不清楚祂對我的心意與作為。像我這種呆人,上帝怎麼會要我。我不明白,為什麼起初會得救。聖經的話確定,使我能俐落的歸向主。

我不潔淨,故讀聖經。在我的心思意念中,「不義的人當除掉自己的意念」(以賽亞書55:7),除掉污穢的念頭非常的困難。其實,我的生活單純,很少接觸不潔淨的,心思依然不聽意志,污穢的意念時時出現。我深深的體會,我有個看不見的敵人,隨時都可以影響我的意念,隨時都能影響我的心思。這個敵人,一定對我很熟悉,隨時可以抓到我。

我信主,我在耶穌基督的手中,但是,在最安全的戰壕裡,仍然可能被戰線前的炮火灰燼,弄得灰頭土臉。聖經的話,成為我的防護罩,去掉灰,擋掉燼。

我始終不知道聖經的話,如何對抗那位靈界的敵人?我只每天起床,就讀聖經,把聖經節中感動的一句,將那句當成食物吃了,噢~肥甘。而後寫下讀經心得,成為自己每日的記錄。

河馬食堂(107) 決斷的一瞬——凱莉的故事

跟隨上帝的道路,會遇到許多的狀況,是起初料想不到的。上帝沒有給我們克服每樣困難的說明書,只要相信聖經,依靠上帝,將成為我們力量的來源。有上帝力量的供應,沒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非洲的大地上,流傳著一個勇敢的故事,
敘述著一個偉大的女性,背著準備印刷排版的聖經,
與帶著幾萬人逃難。
她不祇保存了多數人的生命,也要讓聖經可得出版,
但是,其中有一個關鍵性的判斷……

許多人都知道「篩」的功能,藉著分散,篩選所要。例如穗子的外表相似,飽滿的穗子較重,空殼的穗粒較輕。順著風向,將裝穗的容器舉起,慢慢傾倒,空殼的穗子飄得較遠,飽滿的子粒,接近垂直落下,用此就可以區分。篩用在人身上,將代表去蕪存菁,或在關鍵的時候,區分真實與虛假。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107) 決斷的一瞬——凱莉的故事”

河馬食堂(078) 巴士奇遇記

那一晚,我帶著一個酒杯去約會。

IMG_32911
My cup runneth over… (Psalm 23:5)

那時候,我還沒有車子。從我住的地方到山景城,祇有一班車。下午5:30發車,平常乘客不多,大部份是老人與學生,搭車沒有劃位,也不用預定。我都是週五搭車,前往與女友約會。有一次老師下課比較晚,下課後,我急忙騎車到灰狗巴士站。車子已經快開走,車門外竟還排許多人。原來那天乘客特別多,巴士司機出來安撫眾人,一個小時之後沙加緬度會開加班車來。又說:「車子還有一個位子,有沒有誰要上來?」他連講數次,卻沒有人要上去坐。我與女友已經約好見面時間,豈能再等一個小時?

我立刻走到前面跟司機講,我可以去坐那個剩位。司機用同情的眼光瞄我一眼,就讓我上車。隨後,關門。我上車一看,發現那個空位在車子的後排,空位旁邊坐著一個巨無霸。我走向前看仔細些,那人穿件短袖白色內衣,露出的手臂,全都是毛,毛又長又捲,皮膚有刺青。他坐在那裡,幾乎填滿二個位子的空間。那裡,哪有空位?我還是走過去,將自己放入那殘存的窄縫,我的手臂與他的手臂幾乎全部密合。司機轉頭看我真的坐下,似乎才鬆口氣,將車開動。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078) 巴士奇遇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