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給來自離婚家庭的你

父母都愛我,為什麼他們會離婚?

「父母都愛我,為什麼他們會離婚?」學生問道。
「離婚是複雜、難解的問題。但是孩子不要責怪自己,父母離婚不是孩子的責任,不是孩子不夠好。」我靜靜的說道。

「老師,怎麼看離婚?」學生繼續問道。
「離婚與雙方心智的成熟度、心理的健康、金錢的追求、名望的追逐、身體的狀況、性的協調、背後家庭的壓力、酒精毒品的影響等問題都有關,經常糾纏在一起。」我說道。

「父母遇到這些問題,為什麼無法解開?」學生不解道。
「這在給你一個很重要的功課,夫妻相處不是沒有問題,而是願意一起解決問題的夥伴。」我說出婚姻的意義。

「貧窮夫妻百事哀,是否貧窮拆散家?」學生想到俗語。
「富有夫妻也百事哀,金錢不是核心的因素。」我校正道。

「什麼是核心的因素?」
「這是我們要注意的,夫妻不要忽略對方的感情,不要濫用自己的感情,不要拆毀雙方已有的感情。」我思索一陣,才緩緩說道。

「如何不犯這三個錯誤?」學生追問道。
「夫妻的好感情,在彼此『顧惜』(cherisheth),這是很好的一個字,意即雙方都給對方溫暖。長期之愛,是溫暖中孵出來的。」我微笑道。

「來自離婚家庭的孩子,如何相信有真愛?」同學問到核心。
「走出家庭所給的陰影,要交往好的朋友,要去幫助人就有愛的動力,要思想美好的事,與周遭有好的榜樣。」我說道。

「一定有用嗎?」學生要求保證。
「人不是機器,可被人修好。人不是電腦,按鍵就開機。每一個父母離異的荒野,都有一隻小烏鴉。每隻小烏鴉的故事,也不一樣。我不認為世界有專解離婚的專家,但是相信上帝眷顧每一隻小烏鴉。」我肯定的說道。

同學,認識婚姻

婚姻是立志,在愛裡不斷有堅持。

婚姻,是堅持。富有時,忠於妻子,不讓愛與金錢兌換;有名望時,仍忠於妻子,是不讓愛與權力兌換。高品質的婚姻,愛不兌換,不讓愛隨時間褪色,不隨體力消退,不隨成敗轉移焦點。

婚姻是立志,在愛裡不斷有堅持。是信任,不去問「誰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子?」是同行,有跌跘,就有扶持;有軟弱,就有鼓舞。是珍惜對方,無可比擬的貴重。不用比較,不在誓約之外找慾望的出口。是平安,沒有控告與後悔。是見證,從婚禮那天就一直走下去……

同學,上帝重視婚姻,祂給的愛是真愛。有罪的人,如何擁有真愛?那是不斷仰望主。真愛不對兌,直到那天,將對方交還與主。

河馬食堂(258) 在室男的手記

結婚三十多年,我已經不知如何自處……

妻子不在家,我心裡很難過。結婚三十多年,我已經不知如何自處。單身時期的獨立,已經消失。我看妻子提著皮箱離家,心想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岳父岳母年紀大,妻子去美國看望。我祝福她是出國的宣教士,但是我要怎麼辦?

妻子曾說:「巷口的麵店不好吃,家裡煮的才好吃。」第一晚,我去吃那家麵,才知夠難吃。妻子講的話,好像是對。妻子說:「不要常吃自助餐,家裡的菜較少油膩。」第二晚,我去吃自助餐,味道還不錯,但是隔天的體重計,數字無情的上升。我決定在家煮速食麵,還是難嚥下。

朋友看我惆悵,請我去吃山鮮海味,連我叫不出名字的菜,也叫來吃。我平常不忍品嚐的湯,也大碗的奉上。回家,才想到妻子管我也不錯。

我決定發奮,夜裡到學校查學生有沒有在唸書。晚上7點去,叫學生趕快回來。晚上9點又去,學生都在低頭用功。晚上11點又去,學生不敢回家睡。我去了幾個夜晚,後來改到公園去快步。才知道夜間蟋蟀的叫聲,愁人;樹梢殘存的露珠,眼淚;池畔幾聲的蛙鳴,嘆息;風吹林梢的落葉,單調。

妻子回來的那天,我一早就到公車站等她。她看到我時,快樂的揮揮手。我手插口袋,酷酷的走過去。但是我終於體會,家有一妻,就有「讚美衣」(以賽亞書61:3)。原來那人獨居不好,不分結婚的前後。

河馬食堂(151) 夫妻間最強的吸引力

若要至死不渝,什麼是夫妻之間的結合力?

12241097_856094797832003_413806505501125987_o
張文亮與妻子屈貝琴

若要至死不渝,什麼是夫妻之間的結合力?
像共價鍵,總存共同的分享,
有離子鍵,你的強處補我的弱,你的弱處有我強。
為氫鍵,總有個部位,跨越時空愛連結,
具凡得瓦爾力,不時相互碰一下。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151) 夫妻間最強的吸引力”

河馬食堂(144) 麵包皮特攻隊

她先制伏門口的保全,我快速衝入,喝令已排的一列人士,動作凍結……

12068773_836991516408998_1900738676458713011_o

最近實在忍不住,我向妻子提出一個緊急行動的計畫,讓我們一起去搶「麵包皮」。

計畫的內容:「一起到那家著名的麵包店,時鐘正好停在下午六點時。她帶那個,我帶這個。她先制伏門口的保全,我快速衝入,喝令已排的一列人士,動作凍結。麵包皮正上架,我們像章魚,七手八腳抓取架上裝在塑膠袋裡的麵包皮,並對店員說:『下禮拜,同一時間見。這些只夠吃一禮拜。』而後轉身就逃。逃到門口,騎腳踏車揚長而去,回家分著吃。」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144) 麵包皮特攻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