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不會考試的學生有甚麼好處?

大學考放榜那天,我難過地到新店溪邊騎腳踏車,騎到力竭,夜裡才回家。父母親沒有罵我,也沒有打我。我是日夜在讀書,成績卻末後的孩子。

「愛讀書」與「會讀書」,常是兩回事。愛讀書是有心,接觸書;會讀書是讀後,會考試。這兩者的差距,外人不易瞭解。

大學考放榜那天,我難過地到新店溪邊騎腳踏車,騎到力竭,夜裡才回家。父母親沒有罵我,也沒有打我。我是日夜在讀書,成績卻末後的孩子。

我不知道怎麼辦?我是那麼努力讀書,每次考試題目在我看來是陌生。落榜後我去補習班,每一科都補,一年後考得更差。經過這些,我知道一件事:考場上,我死路一條。

沒想到,不會考試有好處,讓我經歷「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將來還要救我們。」(哥林多後書1:10),是真實。當耶穌是我的救主,窄路就不是死路。愚笨的學生,耶穌救來做什麼?

愚笨的學生可以救來,日後當好老師。啊〜最好的師範大學,是祂在破銅爛鐵裡,找來一些憂傷、悔改的人。憂傷什麼?成績太差。悔改什麼?太早自責沒救了。原來主耶穌可以解救笨到極處,還想認識祂的人。

進大學後,我才發現若以認識主來讀書,所有學科變有趣,又有意義。祂是創造主,我對準祂,祂是省力的槓桿。讀好書,是找對主。愛讀書,是有喜樂的讀。

同學,我教書多年,還是欣賞愚笨的學生,以教為感恩,因我知道上帝愛他們。

河馬食堂(176) 親愛的,你不笨,只是考不好。

我當了多年的老師,學生考試成績只是分數,成績不理想的原因很多。

exams-photo-746x448

我當了多年的老師,學生考試成績只是分數,成績不理想的原因很多。我綜合不同型態,目的在幫助學生瞭解自己問題的關鍵,而非老撞同一道牆,常陷同一個坑。這包括:

  1. 太緊張型的學生:太緊張就易失常。
  2. 懦弱型的學生:準備不夠就退縮。
  3. 自卑型的學生:低成就感,60分也可以。
  4. 低自信型的學生:太依賴別人,自己無法單獨面對問題。
  5. 混亂型的學生:生活一團亂,無法專心。
  6. 過動型的學生:參加太多活動,注意力無法集中。
  7. 情緒困擾型的學生:受失戀、父母不合等影響。
  8. 誇大型的學生:一次沒考好,誇大沒考好的陰影。
  9. 過度有信心的學生:過度有信心,常淪入容易失望。
  10. 日夜顚倒型的學生:考試時就想睡覺,沒有精神應考。
  11. 藥物影響的學生:失眠、亢奮、沮喪,無法考試。
  12. 智力發育遲緩型的學生:題目都看不懂,但是以後會看懂。
  13. 叛逆型的學生:以低成績表現反對老師或父母等。
  14. 文化衝擊型的學生:不易短時間適應外地文化、語言、生活。
  15. 孤寂型的學生:一有問題自己承受,沒有尋求同學、老師的幫助。
  16. 曾被嚴重傷害型的學生:曾被強暴,以致關閉想像力,導致人群疏離或失語。
  17. 三心二意型的學生:轉來覆去,沒有目標。
  18. 易鑽牛角尖型的學生:總愛解難題,不熟悉平常題。
  19. 易自我放棄型的學生:因為放棄,不想用功。
  20. 責怪他人型的學生:考不好都是別人的錯,以致自己學不到什麼。
  21. 富家子弟型的學生:自認不用考試靠著人事關係,也能平步青雲。
  22. 特殊型的學生:難以歸類。

考試考好或考不好,都是人生的學習,如同腳踏車要往前,必須不斷往前踏。我在學生時代也經常考不好,但是萬事都互相效力,上帝有美意。

河馬食堂(074) 羅以和張福祥

上第一堂實驗課,他走到我身邊問道:「聽說你不叫福祥?」我委曲的點頭,他說:「我剛來這裡時,別人也叫錯我名字。」

土壤微生物學的基本圖表
一張土壤微生物學的基本圖表

親愛的同學,你們都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我有另外的一個名字。我剛到美國唸書時,系上給我拍照,而後連同其他新生的照片,貼在系館的走廊上,但是照片下的名字是「Chang Fu Shang」,讀音像是「張福祥」。一時,老師、同學都叫我福祥。我向系上報告,請求更正。秘書說好,但是沒有立刻更正。以致後來上課的點名單,也是張福祥。起初,我的心裡很懊惱。全然沒有料到,這事的結果超乎所想。

我當時修「土壤微生物學」(Soil Microbiology),這門課除上課外,每週還有三小時的實驗課。實驗室的技士是一個日本人,他的年紀很大,個子不高,帶著深度的近視眼鏡。上實驗課時,他總穿著長擺式的實驗衣,在我們週邊走動,隨時指導學生。上第一堂實驗課,他走到我身邊問道:「聽說你不叫福祥?」我委曲的點頭,他說:「我剛來這裡時,別人也叫錯我名字。」隨後,他告訴我他的名字,我唸了幾次,發音都不太對,他也不以為意。他說:「我們的名字,對外國人的意義不大,也不好唸,以後你叫我羅以(Roy)就可以了。」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074) 羅以和張福祥”

河馬食堂(025) B-教授

那學期,我全力準備,努力研讀。經常讀到半夜,結果期末成績是B-。知道成績後,我難過、自責、抱怨,在校園走了許多圈,心裡都無法平靜。學校立刻給我通知,再一次B-,就要退學,我又痛苦一個多禮拜……

12493460_880962888678527_4944601619767742680_o

這禮拜是期中考週,走在校園裡,看到許多學生臉上緊張的表情,週遭好像有些肅殺的氛圍。禮拜一晚上,我有「新生專題」的課,這門課沒有考試,不點名,沒作業,沒有什麼要求,祇與學生分享「人生的意義」。我想這時來上課的學生,應該不多。課前,助教帶一些咖啡來煮,煮的技術離專業頗遠,不過還是可以嚥下。他又從彰化帶甜餅來,我吃了一片,糟了,味道很好。他又將甜餅放在桌上,離我很近,我期待學生來多一點,以免我吃太多甜餅。學生魚貫走進,沒想到出席的比率,竟然很高。

我忽然想到,剛到美國唸書時,指導教授要我去修「土壤與水化學」。這門課五學分,在十個禮拜的學期中,有二次期中考,一次期末考,四次小考。每週要上三小時的課,三小時的實驗課,二小時的助教講解。我上第一堂課時,左右四顧,修課的同學約三十人,除我之外,祇有一個黃皮膚的。我邀他組讀書小組,他說:「公司派我來,祇為學英文。」真是氣人,我問他,他出現在這裡幹什麼?他說:「公司指定,理由不明。」不久,他回日本,理由也不明。

那學期,我全力準備,努力研讀。經常讀到半夜,結果期末成績是B-。知道成績後,我難過、自責、抱怨,在校園走了許多圈,心裡都無法平靜。學校立刻給我通知,再一次B-,就要退學,我又痛苦一個多禮拜。我決定向指導教授說明狀況,他聽了我的狀況時,一直在微笑。我問他:「該怎麼辦時?」他說:「B-又怎樣,這是小事,不用難過。你會愈上愈好,特點將逐漸顯出。以後遇到這種事就跟我講,不需要難過那麼久。」我說:「下學期,我該怎麼辦?」他說:「再去修高等土壤與水化學」,高等土壤與水化學用到許多數學與物理,同一個老師教的。我常在課堂上替同學推導公式,第二學期這門課,我拿到A+。我又去向指導教授報告,他微笑說:「我早知道。」

這事已隔三十多年,我對上課的學生分享,我在這事上學到比成績好壞,更重要的兩個功課。第一、遇到挫折時,不要自縛自擾,以致信心全失;不要太愛面子,以致遠離人群。要向熟悉這領域,有經驗的人請教,聽他們的見解,請求幫助。第二,對一個學生,最重要的裝備,不是一開始就給許多甜頭、賞賜,而是從打擊中再站起來,看到自己的軟弱與赤裸,重新調整再出發。

B-教授
張文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