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79) 出國的抉擇

徐老師震怒道:「我叫你去唸UC Davis,就是UC Davis!」

作者與徐玉標老師(91歲),攝於2016年5月3日。
作者與徐玉標老師(91歲),攝於2016年5月3日。

親愛的同學,年輕人最大的「危機」是什麼?我認為是「自大」,人若自大,就很難再學習。我曾經是個自大型的學生,唸大學時的成績很好;唸碩士班時的論文,自己很得意;畢業後很快升任主管,也有一點成就。

我為什麼還要出國進修呢?他們發表的論文,我可以讀;提出的數理公式,我可以推導;新式的實驗,我也會做;所寫課本的內容,也不過爾爾;所講的理論,仍有漏洞;國外歸來的老師,也沒有特別的高明。而我在台灣的工作很忙,服事很多,許多人聽我的勸勉,以我為老大。我何必離開這個安樂窩,前往不怎麼樣的海外?其實,這叫夜郎自大。 继续阅读“河馬食堂(079) 出國的抉擇”

河馬食堂(061) 卡森為何不睡覺?

我剛到美國唸書時,系上有一個傳言「卡森(Karson)從來不睡覺」。

quiet-in-the-library
From http://librarianista.tumblr.com/post/2783151573/via-thewhitefoxes

我剛到美國唸書時,系上有一個傳言「卡森(Karson)從來不睡覺」。卡森是個黑人,來自非洲的「象牙海岸」,在1980年代初期,象牙海岸還是個動盪不安的國家。後來,我們上同一門課,才有機會認識。卡森的膚色很黑,有一次晚上我們走在校園,我問他一個傻問題:「非洲的黑人是否看起來都一模一樣?」。他反問我:「你們韓國人是否也是一樣的臉孔?」我說:「我是台灣人,不是韓國人。我們黃種人每個長相都不同。」他說:「在我看來,台灣人與韓國人都長一樣,臉孔像月亮。」我說:「你多看就知道不同。」他說:「非洲人也是如此。」我們哈哈大笑,互相成朋友。

有一晚,我在圖書館讀書,讀到凌晨二點多,準備離開時,遇到卡森。他在圖書館有個專屬的書桌,桌上堆滿了書本。我問他:「怎麼還在用功呢?」他說:「還早。」我繼續問他:「難道你都不睡嗎?」他說:「我大概在凌晨四點睡,上午約七點起來。」我大感不解:「為什麼要這麼用功呢?」。卡森答了一段,讓我感動久久的話。「我的國家百姓,大都是貧窮的農夫,沒有錢繼續讀書。政府每一年祇能派2-5個學生出國,我就是其中一個。我必須把握機會,盡可能的學習。回國後,我將負重任。」原來擁有不多,祇要珍惜機會,也可以成為國家有用的人材。一年後,卡森回國。他改變了,我對非洲土著的看法。

珍惜機會的
張文亮

河馬食堂(049) 開車男

願我們的一生,祇要一上駕駛座,就先想到別人的安全,以免造成自己與別人一生的遺憾。

當你作出一個選擇時,你也選擇了結果。
當你作出一個選擇時,你也選擇了結果。

親愛的同學,你問道:

喝醉酒的人,開車出車禍,也要負刑事的責任嗎?

這是一個沈重的問題,媒體上每一天幾乎都有人被撞受傷,甚至死亡的報導。
肇事者的標準說法是:「喝酒迷糊,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或是
「出車禍,不是在清醒的時候,因此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這是狡辯,顯出這些人做了錯誤事,還愛為犯罪找藉口。
是他,開車之前決定先來一杯酒,這是清醒時所作的決定,
喝一杯後,很難不喝第二杯……這也是清醒時知道的,
喝那麼多後,還決定要開車,
以致將別人的生命,陷入自己縱酒的危險,
這些犯錯的決定與行為,都已構成犯罪的要件,當然要負刑責。
一個人既然有愛醉酒開車的本事,為何還要懼怕受處罰的後果?
不能用「什麼都忘了?」、「怎麼會這樣?」來推托,
不能用「對不起」、「深表遺憾」就可以表懺悔。
我們也不能用「身體勞累」、「不專心」、「急事要辦」、「一時大意」作為交通事故的理由,
累了,就該早一點休息;不專心,就不要開車;
急事要辦,可叫別人幫忙;一時大意,開車就是要小心,
疏乎、大意造成別人受傷,是過失的罪。
願我們的一生,祇要一上駕駛座,
就先想到別人的安全,以免造成自己與別人一生的遺憾。
因此,親愛的同學,無論是在開車、騎摩托車或騎腳踏車,願你們平安,
也願你們週邊的行人、路人、乘客平安。

開車男
張文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