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016) 牙痛的時候

下午,我在台北車站前的某教會演講。傍晚回家,牙齒不太舒服。夜裡開始疼痛,吃些止痛藥也沒效,祇有口含冰水才能稍微止痛。冷水變溫,牙痛即回。我不斷含冷水、吐飲水,像是校園的噴水機,凌晨四點才睡。隔天更痛,到台大醫院掛急診……

一顆牙的微笑

上帝創造人類身體時,
沒有要人用此結構,
在世界上,過太長久的時間。
我雖然有此認識,
面對即將進入老年,仍然有些沮喪,
我對妻子說:「老,是不是要經常生病?」
妻子對我說:「不要沮喪,有許多人連想進入老年的機會,都沒有呢!」

下午,我在台北車站前的某教會演講。傍晚回家,牙齒不太舒服。夜裡開始疼痛,吃些止痛藥也沒效,祇有口含冰水才能稍微止痛。冷水變溫,牙痛即回。我不斷含冷水、吐飲水,像是校園的噴水機,凌晨四點才睡。隔天更痛,到台大醫院掛急診。醫生在牙齒上打個洞,發炎的牙髓(pulpitis)立刻消痛,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而後,醫生與我預約根管治療(root canal therapy)的時間,並說明療程。

我感謝上帝,第一,這個世界有牙醫師,在牙痛的時候給人專業的協助。第二,牙痛的時間,不是在演講的時候,或是在出國的時候,而是在家裡。第三,體會身體一個器官不舒服,全身就不舒服。第四,自台大醫院回家,我隨即查考牙髓的結構與功能,稀奇其位置的隱密,神經的纖細,血管的多條與對牙齒產生的功能。竟然想到約伯記三十八章,好像上帝問到:

「我立牙根的時候,你在那裡呢?
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
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齒床的尺度?
是誰把準繩拉在嘴上?
牙的根基安置在何處?
齒的角石是誰安放的?
那時候晨星一同歌唱,
上帝的眾子也歡呼。」

我說不知道,但要歌唱,也要歡呼,如同加入天國的合唱團。老張啊!最好趁著沒有疼痛的日子,多在地上學習歡呼歌唱,當紀念造你的主,以免到那邊,祇會唱:「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牙男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