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167) 主啊,我會重新爬起來

我好像一隻不知危險的猴子,爬上許多難爬的樹,只為收集其上的果子。盼望有一天,能夠幫助農民。我全然不知這種熱情與裝備,在臺灣的官僚體系中,了無用處。

13131420_946965225411626_2586899567319228452_o

主啊~
我說:「這是荊棘處處的小道。」
祢說:「這是邁向天國的大道。」
我說:「我在黑夜常嘆息。」
祢說:「誰使人夜間會歌唱?」
我說:「這不過是使人疲憊的荒野。」
祢卻說:「重新得力在這裡。」

我在1979年碩士畢業,從事輔導管理,減輕水污染的工作。我工作了兩年半,走了許多鄉鎮,發現對農地的污染,作物的毒害,與許多田間的狀況,所知有限,決定到U. C. Davis,繼續深造。對臺灣受害農民的關懷,成為我向前學習的動力。修了許多植物、土壤、水污染、生態與化學的課程,無意間跨過許多科系的門檻,與學門之間的屏障。

我好像一隻不知危險的猴子,爬上許多難爬的樹,只為收集其上的果子。盼望有一天,能夠幫助農民。我全然不知這種熱情與裝備,在臺灣的官僚體系中,了無用處。在2002年,被人修理慘慘,原來學遍知識,沒有學會奉承。2006年,再傷一次,更為徹底,原來懂了科學,還要懂黨派運作。

這些挫折,應該踩熄了我想幫助農民的最後一點火花,讓我感嘆「王宮裡當太監」(以賽亞書39:7)的滋味。在中央機關參於工作,看似顯赫,其實了無成果。

我仍跟隨主,在其間逐漸學習耶穌要我學的。原來一個器皿,沒有權力決定裝什麼液體,乃在乎傾倒的主。一根犁頭,沒有權力決定耕那塊土地,乃在乎耕作的主。即使擁有一些知識,也不要被自己的所要所綁架。我學習放下來,默默的揣測祂的旨意。原來結「果子」與當「呆子」不同,最大的差別在心中有十字架是果子,沒十字架是呆子。

依然記得有次在學校的小徑,我騎一輛老舊的腳踏車。忽然,比爾教授自我後方閃出,他對我說一聲:「Hi!」,就衝到前頭。他騎的是一輛新式的車子,車身很高,車輪很細。他六十多歲,穿件深藍牛仔褲,短袖牛仔衣,騎新式跑車,又騎這麼快,實在帥得很。我心剛稱羨,就看到老師車子的把手忽不平穩,他騰空跌出,在地上摔個四腳朝天。

我加速騎過去,佇在他身邊關心道:「老師,還好嗎?」他自地上坐起來,紅著臉,微笑道:「我還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你繼續往前吧!」我跟他學習很多年,最幫助我的,竟然是這句平凡的話。我覺得他跌倒時,仍鼓勵學生不用照顧他,繼續往前,給我深刻印象。

我在難過時,仍告訴學生要往前。自己靠耶穌基督,再慢慢站起,如同我的老師。我仍在期待,以一生所學幫助農民。

盼望常存
張文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