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356) 那一夜,海邊躺著一條魚

是很大很大的一條。

「那一夜,海邊躺著一條魚。」甲說。
「是很大很大的一條。」乙說。
「沒有人將魚帶走。」甲說。
「魚自己也不會走。」乙說。
「不是可將魚作成生魚片嗎?」甲說。
「死魚,怎能作成生魚片?」乙說。
「不要插嘴。」甲說。
「魚,才不插嘴。」乙說。
「這一條死魚流入市場,不是讓很多人受害嗎?」甲說。
「死魚尚比假魚好。」乙說。
「魚躺在岸裡,不在水裡,總有蹊蹺。」甲說。
「是有蹊蹺。」乙說。
「凡事都有道理啦。可能與海水的變化、魚的生病、氣候的改變、海岸的破壞、海水深層的缺氧、人為的海外濫捕等有關。」甲說。
「那魚怎麼說呢?」乙說。
「課本只有寫著人說,沒有魚說。」甲說。
「難道魚不講道理?」乙說。
「其實除了那幾點,還有那一點未提?」甲說。
「那一點?」乙說。
「未提更深遠的原因。」甲說。
「我也覺得有點奇怪,什麼是更深遠的原因?」乙說。
「那是神的話。」甲說。
「神話?」乙說。
「是神的話。世界的變動,生命的存留,應該有上帝的旨意。」甲說。
「什麼?一條魚躺在灘地上,也有上帝的旨意?」乙說。
「是的,若不是上帝許可,也不會有一條魚躺在陸地上。」甲說。
「怎麼知道?」乙說。
「上帝說:『我使江河變為曠野,其中的魚,因無水腥臭,乾渴而死。』(以賽亞書50:2)」甲說。
「上帝的魚類學,考試應不會考。」乙說。
「我們不能由考試的對,證明課本的對。」甲說。
「上帝也不參加考試。」乙說。
「那一夜,海邊躺著一條魚。」甲說。
「是很大很大的一條。」乙說。
甲、乙下台一鞠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