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最宝贵的礼物是什么?

等待主的,必不羞愧。

“我的父亲晚年,在台北邮政医院,我也谢谢医护人员的照顾。”——张文亮

1972年,我信耶稣,我开始向父亲传福音。

我相信孝顺,是传福音给父亲,让他得永生。父亲一直没有接受,到2007年他才信耶稣,来年安息。我知道父亲去哪里,有天我们会相会。

父亲晚年得「阿兹海默症」,记忆迅速退化。有天,他要我下班后,晚上去找他。他说: 「我要把最宝贵的礼物,交给你。」那是什么?我猜不到。

我去拿,才知那是我在美国读书时,寄给他的信,一共360封。他按次序排好,放在套子里,默默地交给我,他就转回自己的房间。

过去,我多次在信上劝他要信耶稣。父亲在信上留下评注,至少有两次,第一次大都是负面,第二次大多是正面,手抖字迹歪斜时。原来,这是父亲认为他最宝贵的礼物,是这些。不是金钱的衡量,是孩子之爱的表达,原来他知道。

父亲安息后,我遇到他的同学,他对我说:「你父亲在安息前十年,已经去教会,他早就信了。」我感谢上帝,祂的作为,超乎我所想。

是我的信件,使父亲信耶稣吗?不是,父亲的心如果不转向上帝,我写再多也没用,是圣灵的工作,才使父亲的心转向主。原来,我是与父亲在信与不信当中,一起经历主。

撒种的人啊,不要灰心,有一天,种子将发芽,作物将生长。什么时候收成?我不知道,上帝知道就够了。等待父亲信主三十五年,主,我感谢你,人生难得如此漫长的等待。

等待主的,必不羞愧。等待主的,永不落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