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当我有许多免费戏票的时候

票上的座位与日期空白,「先生,您日后可以自己填。」

1979年,台北市「建设局」委托我,检查辖区戏院的用水安不安全。当时的建设局,还掌管自来水的业务。

我一家家地进入戏院,检查取水来源,我用干净的玻璃瓶,在洗手处取水,放入随身的小冰箱,再回到台湾大学的实验室分析。

这是重复性的工作,做得很有意思。我有市政府的公文,戏院里的人对我有礼又热情,戏票大迭的送,票上的座位与日期空白,「先生,您日后可以自己填。」每家送的人,都说一样的话。

我把一些戏票退回去,「政府给我的权力,不是我从业者,该得的福利。」我说道。但是,我还是收了几迭专放首轮电影的戏票,我以前只能看二轮的戏院。

但是晚上,我祷告时,心里很不平安。隔天再送回去,他们拒收,我就丢在地上,扬长而去,不敢回头,因为我对首轮电影的戏票,还是有留恋。

化学分析结果,我发现台北各戏院的用水,都用私凿的水井,井水没有管理,很不干净,更糟的是,有些井水中含对人有毒的「亚硝酸盐」。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台北市区的地下水,不能给人饮用。我想台北平原,以前是沼泽地,受到古老沈积动、植物分解的影响,地下水质肥沃,在井中停滞久,部份转成有毒物质。

我向市府主管报告,台北市各戏院用水,必须接管自来水,供为洗濯与饮用水。水井的水,可以灌溉花草,洗地板,不能做其他用途。

建设局局长请我去,一对一亲自听报告,而后他说:「很好,我会处理。」不久,政府封掉所有戏院的水井,接管自来水。他承诺,他做到了。

同学,我一直没有首轮电影的戏票,直到如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