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亚当与夏娃的裙子——无花果的叶子

人类知识的终极,竟是不知道终极知识的所在,人类最伟大原理的发现,竟是不知道最关键的原理。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创世记3:7)

亚当与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的果子,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是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无花果的叶子容易自枝干上拔下,叶子大片,长度约有30公分,叶子有五道深裂;放在腰部前方能够遮住隐私的地方,裂开的部分不会影响大腿的走动;叶子的重量轻,不致成为身体的负担;无花果树的叶子多,容易经常取下更换;叶片上没有毛絮,不会刺激皮肤;叶子的形状不错,穿在身上尚称好看;新鲜的叶子水分多,可以保护隐私部位的散温不致太快;叶子可以紧贴人体,避免凉风的直接吹袭;叶片干净,减少空气灰尘的沾附。在伊甸园众多树种的叶子,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作裙子,以物理、化学与生物的观点,亚当与夏娃的确作了高明的选择。但是回到最基本之处,无花果叶子的被造,不是给亚当与夏娃作错事遮羞用的裙子。

1917年,有一本名叫「生长与形状」(On Growth and Form)的书上市,这本书内容艰深,用字冷僻,793页的叙述,常夹有拉丁文、希腊文,非常不易阅读。但是书中有一些引人深思的观点,使这本书不断地再刷。该书的核心在讨论生物生长的形状实在优美,超乎物理、化学、生物学所能解释,若用数学去描述,更令人不得不赞叹生物的造型之美。

On Growth and Form的内页

这本书的作者是英国汤普逊(D’Arcy Wentworth Thompson, 1860-1948)教授,他在书中写道:「生命存在的目的,不是在如何发挥功用,如何适应环境,或是适者生存劣者淘汰,而是彰显起初上帝的创造,这是生命存在的终极意义……,人类经常以物理、化学、生物学探讨生命作用的机制,但是所有的机制,都无法说明造物之美。例如海浪的起伏,海岸的蜿蜒,沙丘的曲线,山岳的接连,云朵的边缘等,科学可以说明这些现象产生的作用力,但是无法解释这些现象的美。人类知识的终极,竟是不知道终极知识的所在,人类最伟大原理的发现,竟是不知道最关键的原理。」例如牛顿始终没有发现苹果落下来的终极原因,他祇发现苹果落下来的原因,与影响月球绕转地球的原因相同。当众人夸奖牛顿运动三定律的伟大,牛顿却认为自己不过是在一大片的沙滩上,捡到几个贝壳而已。

无花果树的叶子大片,可以充份进行光合作用,叶缘深裂可以快速吸收热量,增加植物体内水份的蒸散,免得水份过多,造成无花果在未成熟前就裂开溃烂。亚当与夏娃吃了分别善恶的果子,眼目虽明亮,心却昏暗了,犯罪的结果不该是取无花果树的叶子遮羞,而是接受耶稣基督救赎。

因此上帝用「皮子作衣服」(创世记3:21),取代他们无花果叶的裙子,预表真正的救赎是来自羔羊的牺牲——那是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方能给人坦然无惧的来到上帝面前,不再需要遮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