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使水变甜的树

玛拉的苦水是上帝给人的预表

「摩西领以色列人从红海往前行,到了书珥的旷野,在旷野走了三天,找不着水。到了玛拉,不能喝那里的水;因为水苦,所以那地名叫玛拉。百姓就向摩西发怨言,说:「我们喝甚么呢?」摩西呼求耶和华,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他把树丢在水里,水就变甜了。」(出埃及记15:22-25)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一到旷野,就遇到不能喝的苦水。摩西没有带错路,上帝也没有为难以色列人,旷野本来就不太有水,有水也是苦水。在旷野或沙漠里,长期的日晒、风吹,低洼水池的水份会蒸发,水中的碳酸钙、碳酸镁、氯化钠、氯化镁等盐类浓度快速到达饱和,在水中结晶,形成悬浮性颗粒,由于盐类如氯化镁具有苦味,这种水喝来也苦。这种长期蓄积的水洼,野地里动物前来喝水时顺便排泄,许多病菌附着在悬浮颗粒上,使喝的人立刻生病,甚至死亡,所以苦味是一种警戒,使人不敢再喝。有趣的是上帝指示摩西处理这种恶劣水质的方法,竟是把一棵树丢在水中,就可以改善,可以饮用。

近代水污染很严重,除去污染的费用很高,而去除的成效却很有限,如果能找到当年上帝指示摩西,丢入水中的那种树,不是可以轻易地解决问题吗?这段记录全然是一个神迹,还是神迹之中,也带着教导人净化污水的方法?

近代才发现,中东旷野里有一种「辣树」(Moringa oleifera Lam.),这种树的高度约5-10公尺,枝干约30-60公分,枝干上长有细叶,叶长约1-2公分。开花后生有30-120公分的荚果,每个荚果内约含20粒种子。辣树种子内,含有高浓度的草酸钙(calcium oxalate)、油酸(oleic acid)与皂素(saponin),这些物质进入水中,能够在水中产生胶凝作用(coagulation),使水中的悬浮性颗粒凝聚而沉淀,不只能够澄清水质,也使水中的微生物沉到水底。

辣树和它的荚果

由于这发现,科学家努力在北非、中东、印度等地方,推广种植辣树,来改善公共卫生。浸泡过辣树种子的污水,水中细菌数目减少了一千倍,可以维持六个礼拜的有效期。居住在盛行霍乱、肠炎、肝炎、水质不良地区的居民若喝泡过辣树的水,结果流行疾病非常显著的减少,而且人喝剩的给家畜喝,家畜也不致得到肠胃炎。

为什么辣树的种子内,含有如此高量(22-38%)的胶凝性蛋白质,科学尚无法答复,只能猜测这种植物生长在干旱的盐碱地,为了保护种子,种子外面有厚厚的种荚,种子落在土里,有很长的休眠期(dormancy),直等到土壤足够潮湿才发芽生长。这些蛋白质帮助种子度过漫长的等待,没想到帮助种子的,也可以帮助人类。

虽然辣树不一定是摩西在玛拉砍下的树种,这仍然是有趣且令人鼓舞的发现,用天然植物可以改善水质。当年跟随摩西出埃及约有二百万人,要让二百万人喝足水,是很大的水量,辣树种子净化污水的使用量,是每升的水用0.5-1.5粒,要净化这么大的水量,需要许多棵,而且要等2小时以上才产生果效。上帝只要摩西砍下一棵,丢到水里就可以了。

是摩西砍下的那一棵效力超强?或是另有一种更好的树尚未被发现?过去人类净化水质的技术,在于去除水中不适饮用的杂质,但是这方法颠覆以往的作法,是外来多加一棵树。迄今,北非的原住民仍称辣树为「ben tree」,意即生命危急时需要的树,让我们瞥见解答的曙光。玛拉的苦水是上帝给人的预表,人活在世上多受苦难,但是水边有树,砍下放入水中,水就甘甜,如同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使陷溺在罪恶痛苦中的人,能得拯救,得尝释放的甘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