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量测的苇子

上帝可能不在乎工具有多好,只在乎哪个工具愿意落在他的手中。

「有一根苇子赐给我,当作量度的杖,且有话说,起来,将上帝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启示录11:1)


那一夜,我听到一根苇子在哭泣,
「为什么难过呢?」我问道。
「我落伍,赶不上新时代了。」苇子难过地说道。
「怎么会有这想法呢?」我关心地说道。
「过去,我是量测距离的标准,即是何等重要的工具,
当时大家都知道,一根苇子的长度约2.66公尺,
你看,今天还有谁在用苇子量?」苇子说出自己的心声。
「失去用途的确是难过的事。」我明白道。
「是啊,现今论量尺的材料,钢尺、铁尺、皮尺、塑料尺,都比我稳定,
论量尺的精准度,用音波、光波、电波、磁波的量测仪,
都比我准确到小数点后几个位数,
论量尺的方便,用卫星定位、环球导航、影像追踪,测定的速度都比我快,
你说,现在谁还需要苇子做量尺。」苇子叹口气说道。
「新世代的工具的确稳定,精确与方便,
但是有一个功能你具有,无法被取代。」我静静地说道。
「什么功能呢?」苇子诧异道,
「量测人与上帝间的关系。」我说道。
「那是怎么量测?」苇子立刻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量,圣经启示录,只有你在上帝的手中,他就用你去量测。」我微笑地说道。

人类为什么喜欢量测?也许经过长、宽、高的量测,就能将空间转成可以量化的数值,经由这些数值,还可以计算面积与体积。早期的人,知道土地的面积,就可以作土地的划分,有了仓库体积,就可以知道能够储存多少粮食。量测是数学演算的素材,也是准确逻辑的推演,这些都是古文明的重要组成。可惜近代的数学教育,常是数字的演算,脱离了在大自然的量测;常是纯逻辑的抽象推理,脱离了与文明的接轨。这种成为日后许多学生,难以喜爱数学的原因。

上帝喜欢数学,当他对挪亚启示方舟,对摩西启示会幕,对所罗门王启示建殿,对以西结先知启示圣城,对约翰启示上帝的圣城,都是有量测的尺寸。

以西结在异象中观看一人测量圣城(以西结书40章)

苇子重量轻、杆子直、泡水不变形、日晒不缩水,而且在水边随处可得,所以成为古代量测的工具。虽然其精准性有限,使用的期间不久,只要扭斜、破损就不能用,是软弱的工具,但上帝在新天新地,没有用近代的光学仪器在量测,仍是用这软弱的工具在测量。

苇子是挺水性高茎植物如蒲草、芦苇茎部的代名词。这些植物的茎部结构奇妙,有足够的弹性,才能在风中摇晃,足够的强度,才能在水中摇摆。古人可能看见,河水水位的涨有落,在苇子上留下「水痕」,想到代表水深的多少,只要由水痕就可以看出,古人知道水深的变化,就可以知道河水所淹的土地面积,这对淹水之后百姓土地所有权的厘定,非常重要。早期的文字常是「楔形」,很可能原自水痕的刻画。既然茎部可量测水深,就自地面根部割下,去掉软茎与柔叶,所来当所量尺。中东苇子的长度,相当于2.66公尺。埃及的温度较高,水生植物生长的较高,苇子的长度,约2.93公尺。

1苇子的长度(nod)相当于6肘(cubit),1肘的长度相当于6掌(handbreadth)。肘与掌是人体手肢下部的部位。这些单位都是用6倍数在进位,6是2乘以3,2是最小的偶数,3t是1以外最小的奇数,6是可被偶数与奇数除尽的最小值。有基本单位的换算,就产生加、减、乘、除的算数,与地型上用来间接换算的三角代数。

何等地稀奇,在未来的圣城,荣耀的新耶路撒冷,上帝没有用更新的工具在量测。仍然用苇子,那是软弱的工具与尺寸。上帝可能不在乎工具有多好,只在乎哪个工具愿意落在他的手中。整个宇宙是那么精确,他岂会量不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