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大地上的竞争者——蒺藜

迄今,人类仍然持续与蒺藜争战,用了各样方式,也没有得胜。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创世记3:18)

他是一种植物,
很少人喜欢他。
不过,如果大地是一个球场,
他像是最杰出、能打全方位的选手,
他随时都在场上跑,
不是在这里出现,
就是在那里出现。
他永远在寻找最有利的位置,
不是在肥沃的地方,
就是在潮湿的地方。
他永远比对方抢占先机,
春天先长,夏天长最快,
秋天立刻开花,一到冬天就结果。
他全力投入比赛,忍受各式的拦阻,
即使人类用犁翻,用棍打,用火烧,用手拔,用脚踩,用农药杀…
他一下子似乎受折挫,不久又再出现。
必要时,他总把得分的机会让出去,
有他在的地方,昆虫就会爬过来,
地鼠也会钻过来,他让大家一起分享。
他永远忠实,
每场球赛,从岁首打到年终,
中场也不下来休息,而且年年都在打。
他像是最好的球员,
从来不要求加薪,没有经纪人,
不强调自己风格,不登广告,
不上媒体,也不赌博出卖自己的伙伴,
甚至从来不组成自己的工会。
几千年,即使大多数的人类讨厌他,
但是他依然遵照上帝起初给他的吩咐,与人同在。
与这么强的对手互相切磋,
才能不断提升自己的球技,
这个选手是谁?
他不是美国职业篮网(NBA)的选手,
而是大地上,名叫蒺藜的一根草。

圣经的希伯来文称「蒺藜」为dar-dar,意即是「针」(thistles),并称「荆棘」为kotse,意即是「刺」(thorns)。针是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如芒草类、蓟类或雀稗类,植株上所长纤细的绒毛或茸毛(hairs)。这些细柔软,皆往同一个方位生长,人若碰到,除非顺其方位,否则与几千万根的茸毛作抗,将如针的刺痛。荆棘是多年生的灌木类,其刺长在茎、叶、花的周旁,对本身是个保护,不让其他的生物接近。

中文将thistles与thorns翻译成「蒺藜」与「荆棘」,非常合宜,因为蒺藜是长针的草本,荆棘是长刺木本植物的通称。蒺藜生长的速度很快,植株的营养分很低,人类能用的价值不高,茸毛,使家畜不敢食用。蒺藜在干燥、潮湿的环境皆能生长,多结种子,种子的发芽率高,很容易繁殖成一大片,覆盖大面积的土地。没有发芽的种子,在土里的休眠期很长,一遇到火烧,种子外壳烧去,等于催醒种子发芽,因此火烧蒺藜之后,蒺藜愈长愈多。

William James Beal (March 11, 1833 – May 12, 1924)

近代最著名的「草类学」(weed science)专家,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教授比尔(William James Beal,1833-1924),他的研究是草类的传播,草类生长与繁殖的奥秘。例如1878年他发表「蒺藜如何生长?」(How thistles spin?)他在报告中引用圣经,并以显微镜观察茸毛的细胞结构,他认为蒺藜从小就长刺,长期维持有刺,其实是能量的耗费,使得蒺藜无法长得更高,无法开出更吸引昆虫的花朵。为了抑除学习植物学上的刺,他是认为教导学生认识植物,不是反复背诵植物学课本的内容,而是在学校成立植物园与农场,与学生在植物园中行走,并让学生去管理植物园,并在农场种植。1870年他开始成立大学植物园,开「农场实习」,后来为普世的大学所仿效。

当亚当犯了罪,离开伊甸园,上帝让地里长出蒺藜,使亚当需要费力的工作,才能得到食物。迄今,人类仍然持续与蒺藜争战,用了各样方式,也没有得胜。连近代流行的「有机农法」也只是用有机肥取代化肥,但是为了去除蒺藜,除了年年使用杀草剂,没有什么有效的防制方法。蒺藜成为许多人的烦恼,地里长出蒺藜全然是个犯罪后的惩罚,还是上帝给人的提醒或保守呢?不只是农夫的问题,我们周遭总有些有针、有刺,让人烦恼的人、事、物。我们永远会遇到蒺藜,去除蒺藜是很累的事,经常愈去除愈多。但是蒺藜要长刺,一直保持刺人,对蒺藜也是个伤害。蒺藜啊,为什么我们不一起回转归向上帝?我不再去碰你的刺,你不再刺我的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