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植物:火焰里的荆棘

荆棘很枯干,他比身边的荆棘的还要枯干。

「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摩西说我要过去看着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出埃及记3:2-3)

过去数年,
政府经常委托我,
到各处勘察工程建造,有否兼顾生态,
并指导施工者,如何保护周遭的生物。
有一天夜里,我到台东的知本溪畔,准备隔日的勘察。
清晨起来,我在溪边散步,
溪边有个山谷,
我想,离开会还有一点时间,就走入谷中。
进去才看到,山谷里有许多的蝴蝶,
但是有些蝴蝶双翅不均衡,飞得很吃力。
牠们的翅膀有残破,
原来,这里是受伤蝴蝶的避难所。
山谷里,走来一个排湾族的原住民,
相互寒喧,才知道他是山谷里的管理者。
我问他:「为什么这里有许多受伤的蝴蝶?」
他说:「海边的风太大,深山里的蝴蝶顺着溪流飞,
飞到临近海口的地方,翅膀常会被吹破,
而山谷的风很小,我让受伤的蝴蝶飞进来栖息。」
我微笑问道:「蝴蝶怎么会知道你的好意呢?」
他说:「我知道蝴蝶会受伤,
就用灌木与花草,来吸引牠们前来觅食。」
我看他在山谷里,还种了许多蜜源植物。
我又问道:「在这里吸足了花蜜的蝴蝶,会怎么样呢?」
他抬头,望着深山处,喃喃道:「希望牠们又会回到那里去。」

摩西在西奈山上看到被火燃烧,却不烧毁的荆棘。这不止是摩西一生的转折点,也是上帝向人启示,真正的上帝是「自有永有」。祂应许将与摩西同在,并托付将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进入迦南地。上帝对摩西在西奈山的显现,摩西记录在出埃及记第三章,因为上帝是在燃烧的荆棘中向他显现,后来这一章又称为「荆棘篇」。

西奈山的高度约2640公尺,大部份是火成岩与变质岩,风化成砂石,降雨量很低,每年约37厘米(约台湾降雨量的1.5%),空气中的相对湿度也很低才约32-62%。除了在冬天下一点雨之外,这里非常的干燥。但是上帝选择在这人迹罕至,人类文明的边缘之地呼召摩西,与他面对面。

Gebel Mousa. G. Eric and Edith Matson Photograph Collection. (between 1898 and 1946)

希伯来文称荆棘为sen-eh,意即「刺」(bush),能够忍受西奈山上干旱的环境,只有一些灌木。长期以来,有科学家探讨这是何种灌木,都没有定论。现今西奈山上的灌木植物至少有38种,这也显示干燥的山区,地形的变化,在局部地区产生不同的微气候,以致存在如此多种的灌木。没有人知道,上帝是在西奈山的哪个角落呼召摩西,当然无法确定长在该地区灌木的品种。灌木含水量很低,遇火就燃,而且容易烧毁。科学无法解释荆棘烧而不毁的现象,不过摩西在那时候,也没有去分辨荆棘的品种,计算燃烧放出的热能,或是燃烧时进行的化学反应,可见还有更重要的。

当时,摩西在西奈半岛已经牧羊四十年,哪里有荫凉,哪里有泉水,哪里有绿草,他已经很熟悉。每年的放牧,似乎就是周而复始的工作。过去他年轻在埃及时的理想,也许已经消失,一度的热情,也许已经冰冷。荆棘很枯干,他比身边的荆棘的还要枯干,荆棘在2~3月还会发芽,他为上帝发热心的热情,却从没有再发芽,即使如此,摩西就随便牧羊群吗?自暴自弃吗?不!绝非如此!

近代研究旷野植物最著名的科学家是史瑞夫(Forrest Shreve,1878-1950),在1908年,他与新婚的妻子贝拉米(Edith Bellamy),成立第一间旷野植物的研究室。在地球上的陆地14%的面积是旷野或沙漠。他们探讨两个核心问题:「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旷野?」与「旷野的植物担任什么功能?」他们将这探索,当成上帝给他们的使命,经过42年的时间,才发现对植物而言,旷野是最单纯的环境,只要拥有一、二个耐热耐旱机制,就可以享受这里为最好的场所。因植物的存在,才能保护许多的动物在此生存。旷野是使生命单纯的所在,永远不需像其他地区有那么多的竞争,病虫害,与其他的干扰。

当摩西习惯了西奈旷野,他会享受旷野,脱去埃及的繁华,转而归向单纯,旷野反而是使人认识上帝呼召的所在。他会放弃过去外表式的梦想与肤浅的热情,但是他仍像荆棘,外表枯干,内心却是被厝子之火点燃的好材料。摩西在旷野会随便生活与工作吗?不!他会如同荆棘保护许多的羊群。上帝喜欢用单纯的人,即使他没有什么羡慕的外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